您当前位置:山西佛教网 >> 佛教文化 >> 佛教历史 >> 浏览文章
 
缅甸佛教史略
日期:2014年12月22日 来源:山西佛教网 作者:佚名 点击: 
 
 
 
一 缅甸佛教的初期

  相传二千五百年前,普迦罗婆胝(Ukkala /Okkalapa今仰光Yangon)有二商人:一名帝梨富娑(Tapassu,又云提谓),一名跋梨迦(Bhallika,又云波利)。因闻印度饥荒,二人运米一船,计五百车,去到印度布施。那时正是释迦佛成道之后游行说法时期,他二人闻佛法后,欢喜解悟,临回国时,佛陀赠与他俩头发八根,二人大喜,运发归国,在当地铸造一座金塔将佛发贮藏起来;外加银、锡、铜、铅塔、最外为石塔,并用金、银、鍮、锡、铜、铅、铁砖和岩砖、石砖、泥砖砌成,这就是仰光有名的大金塔(即瑞大光塔)的前身。

  相传佛陀本身也曾来缅巡锡过莱经(Thaton)和瑞齐陶(Shwesettaw)两地,这两地是因有佛陀的遗迹:一座建陶耶宝塔和一双佛陀的足印而繁荣起来的。佛陀还到过勃朗,该地区的瑞穆道宝塔,也是佛在世的当时佛弟子所建立的。

  公元前二五○年间阿育王在位时,在波吒利弗城(Pataliputra)第三次结集佛陀遗教完毕,那时阿育王(Asoka)派遣高僧须那迦(Sona)和郁多罗(Uttara)二位长老来金地国(Suvannabhumi)传道。据说这金地国就是现今缅甸南部萨尔温河口附近打端(Thaton)地方的别名。这两位长老来此传道的结果,民众归依的有六万人,还剃度了男僧三千五百人,女僧一千五百人,可称为阿育王时代***布教中的盛事。

  其后公元四○三年在印度大菩提树附近村中出生的高僧佛音尊者(Buddhagosa),于锡兰摩诃毗诃罗寺(Mahavihara)将以前古德的三藏注释加以综合整理,并用巴利文传写三藏圣典而加以纂辑之后,便由锡兰携带巴利三藏全部经典来到缅甸打端地方弘宣佛教,而且还将各经典分传到蒲甘(Bagan)、阿拉干(Arakan)和掸族(Shan)诸地。(第十六世纪中缅僧摩诃曼伽罗(Mahamangala)根据古代文献还推定佛音尊者是缅甸人,中间去到锡兰弘法,至此又归还缅甸云云。)

  相传在打端地区的历代王统,从梯诃罗阁(Thi Ha Radza)到摩罗诃王(Ma nu ha menng)四十余代(注:应该是59代),都敬信佛法。其中有一位帝沙王,原信婆罗门教,后来崇奉佛教,曾流传有一些有名的佛教故事。

  勃朗也是古来佛教有名的地区,大唐西域记卷十所说的室利差怛罗国,即是此地。这是古时骠国的首都,第八世纪中其国曾遣使向唐代朝廷赠送有关佛教的乐曲和乐工。(见旧唐书卷一九七)那时勃朗是毗讫罗摩王朝,王室大槪是印度血统的人。因为古代勃朗也在海滨,和印度海上交通便利。现今勃朗所存的许多宝塔中,如波波基塔、波耶摩塔、巴耶基塔、都是早期构造的佛塔,式样都很奇特。而瑞山道塔便是此地早期最伟大的佛塔。

  在蒲甘(Bagan)地区早期还有一种邪教“阿利教”传入,这好像是由藏缅地带的巫教中蜕变出来的。他们盛行祭龙供佛并祀帝释诸妻,教徒长须长发,穿靛青袍,善斗而酗酒,并强迫信徒的女儿于婚前向教主献童身,这种残害人民的宗教,到十一世纪间蒲甘名王阿诺罗多时大德信阿罗汉振兴佛教才将此加以摧毁。

二 蒲甘王朝的佛教

  一○四四年缅甸名王阿诺罗多(Anawrahta )在蒲甘即位,整军经武,修明内政,还尊奉由打端地方来此的信阿罗汉(Shin Arahan )为国师;并从信阿罗汉的指示,建立佛陀的正教,摧毁邪教,由国王勒令原来的阿利教徒完全解散,其教徒均还俗为民,或贬为奴。另一方面则依照佛教的经论和律仪,在蒲甘建立起纯正的宗教。那时打端地方存有三藏圣典三十部,信阿罗汉遣人往求不与;于是阿诺罗多便率领军民前往征伐打端,终于攻破其地,获得全部经典法宝,并该地所有得道高僧,和能诵三藏四谛的一切众僧,全都请来蒲甘;增厚了弘化的力量,大兴佛教事业。并建造大藏经楼,以珍藏那些三藏经典,这一古建筑至今在蒲甘还能看见。由于信阿罗汉和阿诺罗多王热心弘法并护法的结果,从打端地方迁移来的南方上座部巴利文的佛教,便在蒲甘振兴起来,而为一般人民所信受崇奉。

  这时锡兰佛教曾遭到极大的毁坏;为了弥补这一损失,锡兰曾遣使来蒲甘请求经典和僧伽前往,阿诺罗多王慨然允许,当即遣僧送经前往锡兰,还将名贵的白象赠与锡兰王,而由锡兰请求得到佛牙归缅。

  阿诺罗多一生重点经营建筑的瑞喜宫宝塔(Shwesegon ),从公元一○五九年开始兴建,到阿氏死时还未完工。此塔是一实心宝塔,内藏有从锡兰请来的佛牙,从勃朗得来的佛的前额,还有佛的锁骨。由于这几项神圣的佛宝,因之此塔至今的香火还极盛。后世所建的庄严塔寺多不能比。此外阿氏在各地还建了许多寺塔,成为全缅人民归心的一伟大人物。

  后来江喜多王(Kyanzittha 1084-1113)在位时,才完成了阿诺罗多瑞喜宫宝塔的伟大建筑。又因印度僧人谈到印度阿难陀大窟寺的事迹而大受感动,王因此也在蒲甘另建一座极伟大的阿难陀塔寺。由于此寺构造华丽,雕塑庄严,信徒种类繁多;遂使蒲甘成为远近瞩目的宗教圣地;远至印度地方,也有信徒前来拜祷。

  此外江喜多王还在各地修建了许多寺塔,并曾聚集珍宝往印度佛陀伽耶,修建伽耶佛寺,又将阿育王大殿重修一新。并曾遣使和中国互赠往来。(见宋史卷四八九宋徽宗崇宁五年)

  第十二世纪后期,蒲甘国师由信阿罗汉经般他求而再传到了乌多罗耆婆的当时,锡兰佛教又复蓬勃兴起。国师乌多罗耆婆便于一一八○年携同僧众多人前往锡兰求法,后人称他为锡兰求法第一高僧。乌多罗耆婆在锡兰不久便回本国,只另一弟子车婆多留在锡兰,并在锡兰学习十年,博通经律,到一一九○年才回缅,后人称他为锡兰留学第二高僧。车婆多回缅时还同来了在锡兰受戒的外国高僧四人,共在蒲甘迤北让乌地方,另建一锡兰式的寺塔,按照锡兰佛教规律,由比丘五人的僧团主持,举行具足戒的传戒仪式,而继承锡兰佛教的法统,这称为新义派。

  车婆多等学识渊博,著有多种有名的三藏注释,受到当时蒲甘王那罗波帝悉都的钦羡和赞扬。由此而以派遣留学僧去到锡兰在摩诃毗诃罗寺受戒成为一种新的倾向。而国师乌多罗耆婆和车婆多二僧由锡兰游学归来,即成为新的缅甸佛教的重要转捩点。

  这一时期,缅甸的佛教颇为蓬勃。而蒲甘一带寺塔的兴建,也先后不绝。

三 勃固达磨悉提王的佛教整理和复兴

  蒲甘王朝于一二八七年告终,从这时起,缅甸分为数国,群侯各据一方。在北缅有掸族占据的阿瓦王朝(Ava),在南缅有勃固王朝,东南方则缅族人群集也形成了东牛王朝的部落。其中以勃固王朝的佛教最为兴盛。

  一四五三年,勃固(Hanthawaddy)女王信修浮(Shin Sambu)登位,政治修明,国内大治,七年任满,让位于一曾为僧人的得楞族人达磨悉提(Dhammazedi)为王。女王本人则退居大光(即仰光),修建瑞大光塔(即仰光大金塔),虔心奉佛。

  达磨悉提王在位时,大兴佛教,人民争修功德,寺塔的兴修,如雨后春笋,络绎不绝。而达磨王的最大成就,乃在整理而复兴佛教,曾于一四七五年派遣高僧十二人前往锡兰求法,这一行高僧入摩诃毗诃罗寺,遵照锡兰僧伽古来的习惯,作为沙弥入团学习,学成归国后,达磨王令在勃固郊外,建立新的传戒道场,通令全缅僧伽都来从新受戒入团,并访求得一戒腊甚高清净离欲道德高尚的须般那娑巴那磨长老为亲教师,同时达磨悉提王并奉此长老为国师,从事举行传戒的仪式。

  这一传戒令的颁布,远近震动,不但全缅的僧众都来,而且远至暹罗的僧众也多闻讯前来。这时全缅僧伽数十万人,由于王命;从中精选出长老八百人,僧伽一万四千二百六十五人,令即从新受戒入团。其余不够僧伽资格的和不欲再度受戒的,都嘱舍去黄衣勒令还俗。有不从命的便加以严罚。由于这一严肃的整理,从此缅甸佛教便归纯净化。各僧众间已往所有不同的意见、习惯和对立的部派也全部消灭,全髓僧伽都一味和合,依照律文来清净修行,这是达磨悉提王复兴佛教的伟大成就。从此僧伽受戒,便常在勃固附近的迦耶尼寺举行。(达磨悉提王当时整理教团的实情,尚详见迦耶尼寺碑文中)

  此后百余年间,勃固地区的佛教仍很兴隆。一般的文化,也比同时期的北缅为高。

四 十六世纪以后的佛教

  十六世纪以来,缅甸复归统一。在东牛(Toungoo)王朝莽瑞体王(Tabinshwehti)乃至莽应龙王的统治时代,都极崇奉佛教,那时缅甸僧伽中也人才辈出,对于论藏研究的风气很盛。如阿里耶汪萨、萨达磨巴罗悉利等撰成关于阿毗昙、法聚、指导论、本主、佛传各方面有名的论著颇多。缅王莽应龙还将佛教推广于中缅边境各泰族土司间,并对锡袍、孟密各地致送藏经,建寺弘法。还在缅北景迈、九掸毕和被他初征服的地方广建塔寺。又在勃固迦耶尼寺主持极盛大的传戒仪式,这时可称为东牛王朝佛教最盛时代。

  十八世纪瓮籍牙王朝(Konbaung)时,缅甸佛教仍很兴盛。出身于僧舍中而又博学的缅王孟陨(Bodawpaya),这时兼并了西部邻近印度的阿拉干( Arakan )全区,将该地原有的重要佛像法宝多运来本土。其中尤以原在末罗汉附近,相传是佛在世时所塑的最伟大的摩诃牟尼佛像,也由阿拉干地力越山涉水运至曼德礼来供奉。

  孟陨还搜集了全缅佛教财产石刻碑文六百方,设在曼德礼阿拉干寺旁,可称为缅甸佛教经济史方面的贵重资料。他还在各地建造佛塔数十座,其中有世界上最大的敏贡佛塔,建造了七年工程未完而止。

  一八○二年,锡兰佛教使节一行来缅。这是因为那时锡兰王限定受戒入团的资格必须是农民出身,农民以外各阶级人等都不能取得受戒的资格。因此包括众多沙弥在内的佛弟子等愤然渡海来到缅甸,缅王孟陨亲向本国大德长老介绍给他们传戒。受戒以后,由缅甸五比丘陪同他们回到锡兰;这五比丘便在锡兰继续传戒,而开创了阿玛拉蒲拉(Amarapura)一个法派。这阿玛拉蒲拉法派至今还在锡兰流传,是一个比较大众化的教团。这时缅甸和中国也互相遣使往来,清乾隆皇帝还送与缅甸佛舍利一颗,现尚供奉在敏贡佛塔中。

  嗣后缅王孟明顿(Mindon)时(孟明顿王也是出家后由僧院中出嗣王位的)建都曼德礼(Mandalay)城,城中宫殿华丽,气象轩昂,仿照中国式,用瓦建筑,因此又称瓦城。城东南曼德礼山,并建有许多塔寺,甚为庄严。一八七一年,王在曼德礼城东宫,召集国内比丘二千四百人,(锡兰比丘似也有若干人到会)以律藏为中心,论证经典本文的异同,而会诵经律,历时五个月完毕,最后在王宫不远的库托道佛塔石板七百二十九块上加以纪录,并祈愿佛法长久住世。此一集会称为第五结集,(衔接着过去锡兰的第四结集而言)明顿王被称为第五结集的召集者,可称近代缅甸佛教中的盛举。 
上一篇:泰国森林派的佛教史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本站可以匿名发表评论)

 
山西佛教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www.sxfj.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忻府区佛教协会主办 备案许可证:晋ICP备12006796号-1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兴国寺 电话:0350-3042226 15333408404 13191105158 在线QQ:1771947453 1621884964 投稿邮箱:sxfjwz@163.com
技术支持:汇腾科技 技术QQ:851306016 
忻州网警备案编号:1409000201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