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山西佛教网 >> 佛教文化 >> 佛教文学 >> 大德文集 >> 浏览文章
 
演正开讲:甚深妙法经要义解析(六)
日期:2013年09月21日 来源:山西佛教网 作者:演正法师 点击: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第一卷 序品第一

六、世尊入“无量义三昧”演说无量义;弥勒菩萨欲解众疑请教文殊菩萨:
    
“尔时世尊。四众围绕。供养恭敬。尊重赞叹。为诸菩萨说大乘经。名无量义。教菩萨法。佛所护念。”  

“四众”是比丘、比丘尼、优婆塞(在家受菩萨戒的男居士)及优婆夷(在家受菩萨戒的女居士)。

当时四众弟子顶礼世尊五体投地,然后从右向左绕佛三匝,以至诚之心赞佛功德,请佛开示法要。

“为诸菩萨说大乘经。名无量义。教菩萨法。佛所护念。”

佛有所说法,必契合众生的根机,待因缘成熟,所以后面舍利弗三请说法,佛才开讲《妙法莲华经》。因此经是大乘经,又叫无量义经,是教授菩萨成佛的法门,是佛亲修实证的一乘妙法,所以不能轻易说,怕大家接受不了,反因谤法而下地狱。于是,佛在说法华经之前,先来了一段开场白,说今天我要“为诸菩萨说大乘经。名无量义。教菩萨法。佛所护念”,透露了下面要讲的内容和此经的重要性,以此来观察与会者的反应。“护念”,即是保护、系念,不随便与人说。正如下文佛说:“虽欲开示,而众生根钝,久默斯要,不务速说,故言护念。”

什么叫大乘经?是度菩萨成佛的教言;所说的法,是佛本智所证的大法,能度化无数众生成就究竟觉道,故名大乘经。诸大乘经中,惟此经含无量义,包含一切法,所以称经中之王,成佛的法华。

因为是大乘经、含无量义,所以就有不同的名称:如天亲所著《法华论》中说,此经有十七种名,此无量义即为十七名中之第一,教菩萨法为十七名中之第四,佛所护念为十七名中之第五。

无量义者,以虚空无量故世界无量,世界无量故众生无量,众生无量故众生之心欲无量,众生心欲无量故佛随顺众生心欲说种种法亦复无量。无量者、不堕于数量,即所说法不可称量测度之意。

“佛说此经已。结跏趺坐。入于无量义处三昧。身心不动。”

佛说了此经的大义后,就结跏趺坐(亦名莲花坐、金刚坐)。

结跏趺坐,非常有助于修道,不会使人昏沉打瞌睡,且易生出定力。由定而发慧。人能端身正坐,即本有之戒体(清净心)能现前。一切天龙八部皆来拥护,妖魔鬼怪自然远离,所以金刚跏趺坐是修道最圆满的一种坐法。

“入于无量义处三昧”,也即入实相定,与佛性合一。“身心不动”,气血流通为身动,心念不停为心动,身心不动,即息住、脉住、念住。古人云:初禅念住,二禅息住,三禅脉住,四禅灭定住。进入四禅才叫身心不动,与真心契合。这是佛的入定瑞。每次佛讲法前都先入定放光,这次稍有不同,就是先来了段开场白。

“是时天雨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曼殊沙华。摩诃曼殊沙华。而散佛上及诸大众。”

这是雨花瑞。在佛陀入定、身心不动之时,妙花从天而降。宣化上人说:曼陀罗华即小白华,摩诃曼陀罗华即大白花。曼殊沙华是赤红小花,而摩诃曼殊沙华是大赤红花。这四种花都散在佛及法会所有大众身上,普皆供养。这四种花代表菩萨修行的四种次第:十住、十行、十回向及十地;也即菩萨道的四种进度,是修行所必经之阶段。

“普佛世界。六种震动。” 这是地动瑞。佛陀为了突显法华经的重要,而现出种种祥瑞。“普佛世界”,即所有佛的国土。“六种震动”即震、击、吼、(声),动、涌、起(相)。形摇为动,凹凸为涌,腾空为起;有声为震,互扣为击,巨响为吼。一切诸法,不外六根、六尘、六识。六种震动,表明震落一切根、尘、识,使众生都能证入无量义三昧;又有惊怖诸魔,警觉放逸之意。

这六种震动是根尘脱落的过程,代表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及妙觉,是菩萨修行的六个阶段。亦即表示,欲破无明,先要经过六种震动。修习禅定者皆有亲身体验。

比如,坐禅时,手、脚及身体的某个部位会自动,动则变,变则化。身体的自动,是人在打坐时过了疼痛麻木关以后发生的现象,但必须经过来人的指点,才不会误入歧途或因生恐惧心而放弃修禅。我们群里的菡萏师兄动的就很厉害,有一次他说,身体晃得像个不倒翁;还有一次,他说脖子前后晃得像鸡吃米,后来说感觉头好像要晃掉了。我告诉他没事,坚持。他就坚持,从不怀疑,所以进步就非常快。

为什么动呢?是真气冲关的表现。气到哪哪动,哪不通哪动的就厉害,冲过就好了。我们人的身体,看似健康,其实很多经络是不通的。打坐的初期,是要把这些不通的地方打通。后期的动,就是进入空觉以后,与法界的感应道交,提高自身层次的过程。六种震动会伴随整个修道过程,每个时期都会有不同,所以不必恐惧,实在是好现象。不经过震动,不能破除无明黑暗,进入光明的智慧境界。六种震动,可以说是成佛的必要阶段。

“尔时会中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侯罗伽。人非人。及诸小王。转仑圣王。是诸大众。得未曾有。欢喜合掌。一心观佛。”  

这是众喜瑞。

这时,到会的所有大众都被这些瑞相所震撼,欢喜赞叹,合掌观佛,等佛开示。

“尔时、佛放眉间白毫相光,照东方万八千世界靡不周遍,下至阿鼻地狱,上至阿迦尼吒天。”

这时,佛眉间放出白毫光,这是说法瑞之六——放光瑞。“白毫光”在两眉中间,表示中道,不偏左、不偏右;亦表示法华经圆顿法门,正显中道实相之理。“照东方万八千世界”,东方属木,象征春天万物生长。此喻万八千世界的众生慧命皆在佛光的普照下得以增长。

言“万八千”者,以“万”显万德圆满之果德,以“八”显八正道之因行。“周遍”者,普照之义,这是从横界而言。下致阿鼻地狱(无间地狱),上至阿迦尼吒天(色究竟天),这是从竖界而言。阿鼻地狱居地之最下,苦无休息之所。阿迦尼吒、有顶之义,是色界的最高层天。因为无色界天为定中之空境,无依报,无方所,故佛光不能照及。惟色究竟天有果报色,故佛光亦照至此天为止。

白毫光能伸能缩,照近亦能照远,犹如琉璃筒,光明遍照。这情形就好像在黑暗中,忽然开了手电筒或车头灯,一道光明划破黑暗而直射向前,能照远处。而此白毫光是遍满整个宇宙虚空,随意照那一方皆可,现在所照的是东方万八千国土。佛陀在过去没有示现眉间放白毫光,只有在法华会上才现此瑞相。这就是妙法莲华经微妙之处。

释迦牟尼佛的白毫光亦如阿弥陀佛一样:“白毫宛转五须弥”,能同时照临五座须弥山。《观佛三昧海经》中说:释迦牟尼佛在出世时,白毫光是五尺,修苦行时是十四尺,成佛时是十五尺。白毫相中间空代表中道,表示“常”而不变之义;其相柔软表示“乐”,卷舒自在义;随意的可长可短代表真“我”,无住无碍义;白色代表清净无染义,此喻为涅槃四德——常德、乐德、我德、净德。是中道、实相之宝印。

“于此世界,尽见彼土六趣众生。又见彼土现在诸佛,及闻诸佛所说经法。并见彼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诸修行得道者。复见诸菩萨摩诃萨:种种因缘,种种信解,种种相貌,行菩萨道。复见诸佛般涅槃者;复见诸佛般涅槃后,以佛舍利起七宝塔。”

于白毫相光中见他方国土的诸佛及六道众生以及佛法所化之处的种种因果。

此光中所见,共分为三:一、生死流转。即尽见彼土六趣众生在生死中轮回受苦。趣、归趣、取向,六趣即六道。此诸趣众生,因贪取而造业,造何种因趣何种果,由生趣死由死趣生,轮回不息悉都能见。二、佛度众生,三宝出现。即众生在佛光中,能亲见诸佛;亲闻诸佛说法;并亲见诸声闻修行得道,灭烦恼障,诸大菩萨以种种因缘信解行证而登圣地。三、佛化流行。于佛光中见诸佛应化示现,行圆示寂,收取舍利,建造宝塔,以明佛灭后的行化。

“尔时、弥勒菩萨作是念:今者世尊现神变相,以何因缘而有此瑞?今佛世尊入于三昧,是不可思议现希有事,当以问谁,谁能答者?复作此念:是文殊师利法王之子,已曾亲近供养过去无量诸佛,必应见此希有相,我今当问。尔时、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及诸天、龙、鬼、神等咸作此念:是佛光明神通之相,今当问谁?”

此《妙法莲华经》,是佛专为菩萨成佛所说的经。弥勒菩萨做为佛的接班人,此时也不知何意,所以发问。有法师说他是明知故问,替众生请法;又有法师说一层境界一层天,七地不知八地事,补处菩萨不知佛境界。我基本同意后者的说法。

“神变”,即神境变,这是佛的神通之一。佛既入于三昧,身心俱寂,一切声闻、天人等众,无能令佛由定而起。佛在定中,虽雷鸣、地震亦不能动。因此弥勒菩萨说:今此希有事,不能向佛亲问,当以问谁,及谁能答此问?“不可思议”,即不可以思量拟议、测度而知其因缘。“法王”,指佛,佛于一切法均能自在,为万法之王,故称法王。文殊师利,具根本妙智之德,是古佛再来,智慧妙圆,为大众所敬仰,所以弥勒菩萨就去向文殊菩萨请教,以解与会大众之疑。

“尔时、弥勒菩萨欲自决疑,又观四众──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及诸天、龙、鬼、神等众会之心,而问文殊师利言:“以何因缘而有此瑞──神通之相,放大光明,照于东方万八千土,悉见彼佛国界庄严?于是弥勒菩萨欲重宣此义,以偈问曰:

“文殊师利 导师何故 眉间白毫 大光普照
  雨曼陀罗 曼殊沙华 栴檀香风 悦可众心
  以是因缘 地皆严净 而此世界 六种震动
  时四部众 咸皆欢喜 身意快然 得未曾有

  眉间光明 照于东方 万八千土 皆如金色
  从阿鼻狱 上至有顶 诸世界中 六道众生
  生死所趣 善恶业缘 受报好丑 于此悉见
  又睹诸佛 圣主师子 演说经典 微妙第一

  其声清净 出柔软音 教诸菩萨 无数亿万  
  梵音深妙 令人乐闻 各于世界 讲说正法
  种种因缘 以无量喻 照明佛法 开悟众生
  若人遭苦 厌老病死 为说涅槃 尽诸苦际

  若人有福 曾供养佛 志求胜法 为说缘觉
  若有佛子 修种种行 求无上慧 为说净道
  文殊师利 我住于此 见闻若斯 及千亿事
  如是众多 今当略说 我见彼土 恒沙菩萨

  种种因缘 而求佛道 或有行施 金银珊瑚
  真珠摩尼 砗磲玛瑙 全刚诸珍 奴婢车乘
  宝饰辇舆 欢喜布施 回向佛道 愿得是乘
  三界第一 诸佛所叹 或有菩萨 驷马宝车

  栏楣华盖 轩饰布施 复见菩萨 身肉手足
  及妻子施 求无上道 又见菩萨 头目身体
  欣乐施与 求佛智慧 文殊师利 我见诸王
  往诣佛所 问无上道 便舍乐土 宫殿臣妾

  剃除须发 而被法服 或见菩萨 而作比丘
  独处闲静 乐诵经典 又见菩萨 勇猛精进
  入于深山 思惟佛道 又见离欲 常处空闲
  深修禅定 得五神通 又见菩萨 安禅合掌

  以千万偈 赞诸法王 复见菩萨 智深志固
  能问诸佛 闻悉受持 又见佛子 定慧具足
  以无量喻 为众讲法 欣乐说法 化诸菩萨
  破魔兵众 而击法鼓 又见菩萨 寂然宴默

  天龙恭敬 不以为喜 又见菩萨 处林放光
  济地狱苦 令入佛道 又见佛子 未尝睡眠
  经行林中 勤求佛道 又见具戒 威仪无缺
  净如宝珠 以求佛道 又见佛子 住忍辱力

  增上慢人 恶骂捶打 皆悉能忍 以求佛道
  又见菩萨 离诸戏笑 及痴眷属 亲近智者
  一心除乱 摄念山林 亿千万岁 以求佛道
  或见菩萨 肴膳饮食 百种汤药 施佛及僧

  名衣上服 价直千万 或无价衣 施佛及僧
  千万亿种 栴檀宝舍 众妙卧具 施佛及僧
  清净园林 华果茂盛 流泉浴池 施佛及僧
  如是等施 种种微妙 欢喜无厌 求无上道

  或有菩萨 说寂灭法 种种教诏 无数众生
  或见菩萨 观诸法性 无有二相 犹如虚空
  文殊师利 又有菩萨 佛灭度后 供养舍利
  又见佛子 造诸塔庙 无数恒沙 严饰国界

  宝塔高妙 五千由旬 纵广正等 二千由旬
  一一塔庙 各千幢旛 珠交露幔 宝铃和鸣
  诸天龙神 人及非人 香华伎乐 常以供养
  又见佛子 心无所著 以此妙慧 求无上道


佛光中所现即是“东方万八千世界,下至阿鼻地狱,上至阿迦尼吒天”的众生,在生死流中得遇佛法,佛讲经,刻苦清修,开悟证道;以及诸佛入涅槃,以佛舍利起七宝塔等全过程。”就像放录像一样。以上都是大众在佛白毫相光中所见。

偈是梵语,译为颂。每四句为一偈,也叫一颂。重颂,即下文的许多偈,重颂即重述前文大意。重颂有二义:或为后到法会者令得全闻,或为未甚了解者使之易解。

“佛放一光 我及众会 见此国界 种种殊妙
  诸佛神力 智慧希有 放一净光 照无量国
  我等见此 得未曾有 佛子文殊 愿决众疑
  四众欣仰 瞻仁及我 世尊何故 放斯光明

  佛子时答 决疑令喜 何所饶益 演斯光明
  佛坐道场 所得妙法 为欲说此 为当授记
  示诸佛土 众宝严净 及见诸佛 此非小缘
  文殊当知 四众龙神 瞻察仁者 为说何等”

弥勒菩萨对文殊菩萨说:“释迦牟尼佛所放的白毫相光,使我们得见东方万八千国土中诸佛希有的智慧与神力。此殊胜境界实为罕见,是故必有大因缘。佛陀示现此等瑞相,到底是想为大众宣说无上妙法呢?还是想为与会者授菩提记呢?我与四众、天龙八部等启请您,为我等释疑。“瞻仁及我”:四众都看着你和我。仁指文殊菩萨。“瞻察仁者”:四众都在仰视观察您的表情,等待您的开示。”


第一卷 序品第一

七、文殊菩萨为弥勒菩萨答疑,讲述日月灯明佛出世因缘。

“尔时文殊师利语弥勒菩萨摩诃萨。及诸大士。善男子等。如我惟忖。今佛世尊欲说大法。雨大法雨。吹大法螺。击大法鼓。演大法义。诸善男子。我于过去诸佛。曾见此瑞。放斯光已。即说大法。”

这时文殊师利菩萨对弥勒菩萨及诸大众说:“以我过去的经验,凡是诸佛放这种光,即说大乘佛法,如大雨滋润众生,如吹大法螺以集合众生,如击大法鼓以惊醒迷梦、觉悟自性。”

“善男子”:太虚大师说,能起大行成大业者,谓之男子;能具足世出世间一切善法的,为善男子。

“雨大法雨”:大法、即大乘法。由佛实智所证、从法性中流出的法,圆融绝对,至高无上,包含一切法,统领一切法,故名为大。佛说此法,不但使发了菩提心者闻之受益,就是一切心识俱空的阿罗汉闻之,亦如获灌溉,使其本有的大乘种子得以萌芽,因此说此大法即为“雨大法雨”。

“是故当知今佛现光。亦复如是。欲令众生。咸得闻知一切世间难信之法。故现斯瑞。”  

因此知道释迦牟尼佛现在放眉间大白豪光也是这个目的。“一切世间难信之法”:世间、非仅指凡夫世间,也包括圣人世间。凡夫固不易信此大法;声闻、缘觉自谓已证无生,不信更有无上菩提之道。故此大法,为一切凡夫世间、圣人世间所难信,所以佛才要放光动地,以警醒众人。

“诸善男子。如过去无量无边不可思议阿僧祇劫。尔时有佛。号日月灯明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

接着文殊菩萨谈他的经历说:过去久远以来,有佛叫“日月灯明如来”。一切诸佛都有通名及别名二种。日月灯明,即别号。如来十号是诸佛之通名。原来佛的通名有一万个,代表万德庄严,但人类的记忆力太差,根机钝,以至减为五千,又再减至一千、一百,到最后便固定十个名号作为诸佛之通号,今浅释如下:

“如来”:如者不变,静。来者随缘,动。动静一如,互不相碍。般若经云:“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此即不生不灭法身如来;成实论云:“乘如实道,来成正觉”,此即有生有灭,应身如来。

“应供”:如来世尊,具足万德,应受人天供养。

“正遍知”:知现前一念心能生万法,为正知。知万法不离一念心,为遍知,故名正遍知。

“明行足”:福德、智慧两具足。

“善逝”:往最好处去,即从迷乡到智地。

“世间解”:对世间的一切因果无不了知,世出世间的诸法无一不晓。

“无上士”:诸菩萨等,无明未尽,有佛在上,名有上士。如来极证,名为无上士。

“调御丈夫”:调,有威德故众生恭敬,而能调伏之。御,能以善巧方便法摄受一切。佛是大丈夫,能调御一切众生。

“天人师”:天上、人间所有众生的导师。

“佛”:具足为佛陀耶(梵语),此云觉。凡夫身陷三界火宅,堪忍苦海,不想出离,名为不觉。声闻缘觉能知其煎迫而欲脱离三界,为自觉。菩萨不但自觉,亦能觉他,度脱罪苦众生,但犹未觉满。唯有佛陀,能自觉、觉他,觉行圆满。故佛就是一位最圆满之大觉者。

“世尊”:为三界人天、贤圣所尊敬。

“演说正法。初善中善后善。其义深远。其语巧妙。纯一无杂。具足清白梵行之相。”

“正法”:即开悟破迷的法、解脱烦恼的法、究竟成佛的法,都是正法。但演说时要因人而异,与不同根性者,说善巧方便法。所以就有了五乘、三乘之说。

佛陀最初发心出家修菩提道谓“初善”;之后修苦行,布施内、外财(外财国城妻子,内财头目脑髓肢体生命)谓“中善”。佛陀说法教化众生四十九年,谈经三百余会,乃至于涅槃,是“后善”。

佛陀在三大阿僧祇劫修行中,第一劫所修之功德为初善,第二劫所修之功德为中善,第三劫所修之功德为后善。初中后善之整个过程,有本有迹。

“本”,即最初所发之菩提心;“迹”,示现种种所修之法门。法义无上,故曰“深远”。说法随顺众生根机、能令获益,故曰“巧妙”。又说法令一切众生改恶向善,转染为净,皆令趣于究竟无上菩提,不落二乘,故曰“纯一无杂”。所有种种说法,皆令众生悟入于佛之知见,皆为显现清净光明之本心,故佛所说法“具足清白梵行之相”。“具足”,即圆满,无缺欠之义。

对于众生来说,初善谓闻法能生信解;中善谓信解而能实行;后善谓究竟远离诸垢。三者即是正信、正行、正果,故曰正法。

“为求声闻者。说应四谛法。度生老病死。究竟涅槃。为求辟支佛者。说应十二因缘法。为诸菩萨说应六波罗蜜,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成一切种智。”

“声闻”,顾名思义,是闻佛说法而悟道。求声闻乘者志在解脱,故随其愿,为说知苦、集、灭、道四谛法,令得清净。“究竟涅磐”,是指烦恼断尽,不再受生,脱离六道轮回,也叫无余依涅槃。

“辟支佛”,指独觉与缘觉而言。独觉者,无师自悟,出于无佛之世;若闻佛说十二因缘法而修入者,名为缘觉。“十二因缘”又名十二支,亦即包含了四圣谛的义理,就像十善中包含五戒一样。无明、行是能引支,识、名色、六入、触、受是所引支,爱、取、有是能生支,生、老死是所生支。所引所生即苦谛,能引能生即集谛,无明灭了至老死灭是灭谛,观因缘智即道谛。

菩萨志在自度度他,故应其机为说六波罗蜜。波罗蜜者,谓脱离生死苦海到达幸福快乐的彼岸,证得无上正等正觉。“成一切种智”,即明心见性,得见佛之法身。这也是众生本有的般若智慧,所以称一切种智。

“次复有佛。亦名日月灯明。次复有佛。亦名日月灯明。如是二万佛皆同一字。号日月灯明。又同一姓。姓颇罗堕。”

“日月灯”,皆具光明之义。因为佛的如来藏心,具有大智慧光明,因此以三光喻德:“日”好比是佛果上的智德,以日能生一切世间光,能生长成熟一切物,而喻佛智亦能生一切明、能生长成熟一切众生的智慧;“月”好比佛果上的断德,以月光既出,则断除昼之余热而获清凉,而喻佛性亦能断除众生心中热恼、使获清凉;“灯”好比佛果上的恩德,以灯能破闇,而喻佛心的大悲,亦能破除众生痴闇;佛法展转流传于世间,如灯灯相传无尽。此三种德,皆由自心本来清净之大光明而起,故随德列名为“日月灯明如来”,此为佛之别号。“颇罗堕”,译利根,为婆罗门十八巨姓之一。

“弥勒当知。初佛后佛皆同一字。名日月灯明。十号具足。所可说法。初中后善。其最后佛未出家时。有八王子。一名有意。二名善意。三名无量意。四名宝意。五名增意。六名除疑意。七名响意。八名法意。是八王子。威德自在。各领四天下。是诸王子。闻父出家。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悉舍王位。亦随出家。发大乘意。常修梵行。皆为法师。已于千万佛所植诸善本。”

文殊菩萨说:弥勒,你应该知道,这二万位日月灯明佛都演说初、中、后善法。最后的一位日月灯明佛未出家时曾为国王,有八位王子:一名有意:赞成大乘思想。二名善意:善发菩提大道心。三名无量意:有大智慧解无量义。四名宝意:真发觉性,内求固有家珍。五名增意:增修无上菩提大道。六名除疑意:修道人莫起疑,疑心若起便迷途,故除疑惑能使智慧增胜。七名响意:修大乘法,知法性空,如空谷以传声。八名法意:能解无上甚深微妙法。

这八位王子,皆有威仪德行,各领四天下(各统领国土一方)。在父王弃国出家而得无上正等正觉后,也舍国城妻子,剃度出家,发大菩提心,修习种种行门,都成为大乘法师。这是因为过去世奉事供养千万佛所种下的善根因缘。

“是时日月灯明佛。说大乘经。名无量义。教菩萨法。佛所护念。说是经已。即于大众中结跏趺坐。入于无量义处三昧。身心不动。是时天雨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曼殊沙华。摩诃曼殊沙华。而散佛上。及诸大众。普佛世界。六种震动。尔时会中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侯罗伽。人非人及诸小王。转仑圣王等。是诸大众。得未曾有。欢喜合掌。一心观佛。尔时如来放眉间白毫相光。照东方万八千佛土。靡不周遍。如今所见是诸佛土。”

昔佛与今日释迦如来说法时同,亦现六种瑞相:(一)初说法瑞。(二)入定瑞。(三)雨华瑞。(四)地动瑞。(五)众喜瑞。(六)放光瑞。大众睹此瑞相,得未曾有,故皆大欢喜,合掌一心观佛。

“弥勒当知。尔时会中有二十亿菩萨乐欲法。是诸菩萨。见此光明普照佛土。得末曾有。欲知此光所为因缘。时有菩萨。名曰妙光。有八百弟子。是时日月灯明佛从三昧起。因妙光菩萨。说大乘经。名妙法莲华。教菩萨法。佛所护念。”  

文殊告弥勒,在日月灯明佛的法会上,有二十亿菩萨,见佛放眉间白毫相光也起疑问,欲知因缘。时有妙光菩萨(即是文殊菩萨的前身),有八百弟子。昔佛起定后,“因妙光菩萨而说”,什么意思呢?就是妙光菩萨成为请佛说法的当机众,因为他的再三祈请,佛才说法华经。

“六十小劫。不起于座。时会者。亦坐一处。六十小劫。身心不动。佛所说。谓如食顷。是时众中无有一人。若身若心而生懈倦。”  

日月灯明佛说妙法莲华历时六十小劫。由于昔佛入于定中三昧说法,故令者亦入于定中,专心闻法六十小劫。

六十小劫有多长?一劫为十三万九千六百年。一千劫为一个小劫。然而万劫不离一念心,时间的长短是众生心的分别。因此层次不同,时间观念也不同。

四天王天的一昼夜,是人间五十年;三十三天的一昼夜,为人间一百年。同理,若人修习禅定,不起妄想,即使坐了一日,亦如同几秒钟。但若人打坐时妄想纷飞,即使坐了几秒钟,亦有度日如年之感。念经也是一样,若能专志凝神,必能法喜充满,岂有时间长短的观念?

“日月灯明佛于六十小劫说是经已。即于梵魔沙门婆罗门。及天人阿修罗众中。而宣此言。如来于今日中夜。当入无余涅槃。时有菩萨。名曰德藏。日月灯明佛。即授其记。告诸比丘。是德藏菩萨。次当作佛。号曰净身。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佛授记已。便于中夜。入无余涅槃。佛灭度后。妙光菩萨持妙法莲华经。满八十小劫。为人演说。日月灯明佛八子。皆师妙光。妙光教化。令其坚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日月灯明佛用了六十小劫说法华经,大众皆默然端坐,承受甘露法雨。说完经后,佛对与会的大众宣布:如来将入无余涅槃(无余业可依,不再轮回)。

接着又给德藏菩萨授记:是德藏菩萨次当作佛,号曰净身多陀阿伽度(如来)、阿罗诃(应供)、三藐三佛陀(正遍知)。佛本具十号,此略说三。

佛授记完毕即于中夜入灭。以后,妙光菩萨便荷担如来家业,做大乘师父,演说妙法莲华经,历时八十小劫。日月灯明佛的八个儿子都拜他为师,在他的教化下,诸王子坚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退转.

“是诸王子。供养无量百千万亿佛已。皆成佛道。其最后成佛者。名曰然灯。八百弟子中有一人。号曰求名。贪著利养。虽复读诵众经。而不通利。多所忘失。故号求名。是人亦以种诸善根因缘故。得值无量百千万亿诸佛。供养恭敬。尊重赞叹。弥勒当知。尔时妙光菩萨。岂异人乎。我身是也。求名菩萨。汝身是也。今见此瑞。与本无异。是故惟忖。今日如来。当说大乘经。名妙法莲华。教菩萨法。佛所护念。”

八位王子从无量劫以来曾恭敬供养百千万亿佛,出家后皆成佛道。法意王子是众王子中最后成佛的,名叫燃灯。燃灯佛是释迦牟尼佛的师父,而文殊菩萨却是燃灯佛的老师,若论辈份,文殊菩萨应是释迦佛之祖师。但诸佛平等,无有高下。诸佛菩萨为救度众生故示生示灭,假世涉俗利生,扮演各种角色,犹如在人生舞台上演戏。一旦此剧演完时也就各回本位,而归于寂灭。

在妙光菩萨的(文殊)八百弟子中,有一人叫求名,曾于百千万亿佛所种诸善根,但因其心于名利生染著,故不能专一读诵经典,并且随读随忘,智慧光明不能显现。文殊对弥勒菩萨说:“你知道那位妙光菩萨是谁吗?他就是我的前身,而求名菩萨就是你呀!”文殊菩萨又说:“现在又见此瑞相,我想是佛陀要讲妙法莲华经的预兆。”

这里的“求名”是弥勒菩萨的前身,其后身曾是化现世间的“布袋和尚”。他奔走化缘、不辞劳苦地为众生种福田。他的布袋装多少也不满,拿出多少也不空。有人因他的外形如乞丐而轻视他,甚至以恶口辱骂他,甚至拳脚相加,但他一点也不在乎,仍然笑呵呵地不气不恼,修忍辱波罗蜜。他有一首偈子说的好:“有人骂老拙,老拙自说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唾沫吐脸上,随它自干了;这样波罗蜜,何愁道不了?!”是修忍辱的典范。

古人云:“道是行的,不行那有道;德是修的,不修那有德?”人类最终的归宿就是常乐我净——究竟涅槃,因此先要依法修心,躬行实践。

有人问:未信佛前,未发愿前还“相安无事”,一旦信佛了,发了愿,种种障碍就来。这是什么原因?这叫正邪不两立。障碍本来就在,那是无始劫来所造杀、盗、淫、妄等诸恶业,昔时不觉,苦中求乐。今觉昨非,欲求解脱,首先要消除的就是那些业障,躲是躲不掉的,它们会自然现前。这也叫魔考,考你的信念是否坚定,考你的发心是否纯正,考你的修行是否如法。这些魔考,对修行者是一种磨练,是法身慧命成长的过程。所谓“魔是磨真道,修道必有魔,若能不退转,当生必成佛。”'若能随缘消旧业,以忍辱心来应对,纵遇横逆交加,仍严守戒律,处之泰然,必能偿还宿债,出离三界。

“尔时文殊师利。于大众中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第六讲结束)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种恩,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作者:释演正(次仁·吉旺朗玛)
 
网友评论(本站可以匿名发表评论)

 
山西佛教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www.sxfj.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忻府区佛教协会主办 备案许可证:晋ICP备12006796号-1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兴国寺 电话:0350-3042226 15333408404 13191105158 在线QQ:1771947453 1621884964 投稿邮箱:sxfjwz@163.com
技术支持:汇腾科技 技术QQ:851306016 
忻州网警备案编号:1409000201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