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山西佛教网 >> 高僧大德 >> 浏览文章
 
释超育和尚记
日期:2012年12月20日 来源:山红寺(南寺) 作者:佚名 点击: 
 
 
——传正法振教风建应县第一名刹  教僧伽育孤残救济无量众生
 
  释超育:一九七O年十一月二十日出生于应县金城镇一户王姓人家,父母茹素念佛,乐善好施。超育天资聪慧,自幼喜看佛书典籍,尤好戒生护生,及至成人,看破五欲名利,遂蒙出世之愿。一九九九年,辞别父母,只身一人到内蒙古包头市清净寺依上灵下光老和尚披剃。出家之后,严持戒律,学究刻苦,修行精进,佛门仪规,大小乘经典,尽览无余。二OOO年在湖北荆州章华寺受具足戒。二OO一年投海南省仁心寺留任常住。在此住持四年。

  释超育依灵光老和尚出家之后,深得灵光老和尚器重。二OO八年农历八月八日,灵光老和尚(时年八十岁)正式把临济宗法脉传给释超育,以续佛慧命。

  究其传承:灵光老和尚师承本焕老和尚,本焕老和尚曾参来果老和尚为依止师,为临济宗第四十四代传人。一九三九年农历四月八日,本焕老和尚与我县净如老和尚(俗名李子阳,下马峪乡寨子村人)同为师兄弟在五台山广济茅蓬(又名碧山寺)同时接广慧老和尚法脉,为广济茅蓬第四代法子,灵光老和尚为广济茅蓬第五代法子。释超育为灵光老和尚衣钵弟子。

  超育在海南仁心寺期间,内心一直萦绕着一个情节,想把自己的所学所修回报家乡三十万父老乡梓。由此而发菩提之愿,回应县建一座名贯中外,教风严谨的大道场。


一 立志豪迈 回乡建寺



  那是二OO四年三月的一天早上,释超育偕众师兄弟上殿礼佛,木鱼引磬响起之后,梵呗之声环绕整个寺宇上空,《楞严咒》《心经》《阿弥陀经》,众僧与天龙八部,护法部众齐声念诵。做完早课回向跪拜之后,超育信步走出山门。南方的早春时节,已是绿树成荫,鸟语花香,阵阵海风伴随着各色花香吹拂在超育脸上,海边晨练的人们和着海上不时掠过云际的各类鸟群,好一派南国气象。超育无暇顾及此景,驻足抬首往北翘望,北方的早春时节,大地冰冻,白雪皑皑。回首一想,自己出家已是四个年头,想起父母的慈慈养育之恩,想起家乡的山山水水,想起木塔下麻燕的声声呼唤。“我必须回去,把自己的所学回报家乡父老,弘法利生。”超育边走边心中起了这样的念头,在海南的四年,幸蒙各位大德谆谆教导,自己励志修持,禅净兼修,解行并重。振兴家乡正信佛教的责任历史地落在了超育的肩上。愿心既发,以超育之为人必当立志如愿。海南众居士知悉超育要回应县的消息,纷纷出面挽留,说出好多优越的供养条件,奈超育回乡之意已决,众师兄弟,偕一般居士只得依依惜别。这样,具足佛门龙象的释超育法师辞别海南众人,于二OO四年三月六日收拾行囊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刚入应县城内,看到家乡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宽阔整齐的水泥路面,衣着靓丽的城内居民。阔别四载,家乡变化万千,感慨之余,潸然泪下。他要寻觅一处落脚地,建座念佛堂,他要承担起佛祖释迦牟尼托付的传法布教的重任,福泽应县人民,企盼应县人民福慧双全,平安幸福。此意一出,超育之父王老居士立即赞同,并愿意把自己多年省吃俭用积攒资金买下的六间宅基地布施十方,王老居士以六十多岁之龄,而慷慨出让此宽阔平展之地基。之行、之德、之愿分明就是千年九华山闵公居士托化再生。

  如此,经过一段时间的的紧张筹备,县城内众多佛教居士,闻超育之意愿,纷纷出面帮忙,有的参与设计规划,有的布施砖瓦石料,有的参与劳动。正是到了北方暖春时节,奠基开工之后,超育更是早起晚睡,为了节约资金,超育亲自筹划布局,头顶烈日,搬砖运料,在众多居士的鼎力相助下,历时三年,投资四十八万元,一座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念佛堂落地而成。开光之日,众多高僧大德,善男信女,齐聚念佛堂,佛号声声,祈愿世界和平,国泰民安。回向金城人民,风调雨顺,愿愿皆遂。


二 菩萨点化 普度众生



  释超育历经三年的辛勤努力,一座布局完整,建筑宏伟的应县南寺念佛堂应运而成。开光之后,祥云日日笼罩于此,十方众生更是纷至沓来,香火日盛。超育更是秉承佛旨,日夜精修,期间,法成,法妙,法定,法缘,法顺,法住等相继随其出家修行。超育于己于徒,严持波罗提木叉,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无不以佛律而为,而行。道德规范,足承一代僧范。其周围众居士亦感其德行操守而精进念佛。海南,包头,太原,长治,大同,朔州等外省市县的香客亦闻其名而拜其座下皈依。

  如此,超育于修持与度生中,常常感得佛菩萨于冥冥中显化南山有一处绝好建寺地方,这种感应非一般普通人所想象,而已证得一定品位之人才有此应。此处道场建成僧众住持修行之后,应州将人才辈出,遍布祖国大江南北。但要建此道场,非得一位道行高范,操持严谨,有德之高僧才堪此任,这副重担莫不又应化在超育身上。这样,又是一个春天的上午,释超育早课拜佛许愿之后,偕一班居士到应县南山探访,在南泉乡南上寨村,超育闻村中有好多信佛居士,而以四老人(崔月梅,时年已八十高龄),举举(刘广山)对应县南山的香峰山了解为甚。超育访得四老人,举举,相谈之后,二位居士道出香峰山的历史渊源。

  应县南面的恒山山脉下有一支峰叫香峰山,《应州志》记:“香峰山,在城西南四十里,茹越口龙湾之南, 金大定四年,僧人福益建法王寺,有井用石甃之,尚存。”香峰山东有请佛庵,东南有大南寺;东北有佛子沟,备马砚;西面有禅房沟,罗汉洞,卧龙岗;西南有小南寺。除此一连串与佛有缘的地名之外,还有一个又一个美丽动的传说故事,今摘几例以证:

  传说很早以前,香峰山下的老和尚坪住着一老一少两位和尚,这师徒二人每日诵经念佛,修禅习定。有一天老和尚要出外云游访道,小和尚就问师傅:“您走之后,我吃啥?烧啥?”老和尚沉默一阵,而后言道:“我走之后,你吃石头,烧腿。”老和尚下山云游之后,小和尚尊师命做饭。小和尚先从香峰山上取下一块石头放入锅内,而后又从和尚坪下面的泉水池提水倒入锅里。到了做饭的时候,小和尚把腿伸入灶内就点火,腿遇火而着,烧了一阵之后,小和尚从灶内拔出刚才还生火的腿,一看腿还是原来的样子,一点也没烧着。再揭开烧饭的锅盖,里面的石块煮的很烂,吃起来绵软绵软的。小和尚经师傅这一点拨,即下开悟。

  又是一个很久以前的故事。据说香峰山下的老和尚坪住着一老一小两个和尚,这师徒二人养了一头驴。小和尚每天要给驴割草,他割草的地方,是在香峰山的东北佛子沟的芦子地,此地芦子茂盛,地中间有一芦子拨。小和尚每天先出地睡一觉,然后就从这个芦子拨背一捆长好的芦子草。老和尚对此很是疑惑,为了知道究竟,有一天小和尚出地不久,老和尚在后面悄悄跟着,到了小和尚割草的地方,一看,小和尚还是先睡了一觉,睡醒后,地上的芦子草已长好捆好了,老和尚至此才明白,此地原来有这个神异。于是在第二日,老和尚带了一把镢子刨地,三下两下,老和尚从地下刨出一个盆子来。老和尚对此不以为然,回来后把盆子扔在院内,进屋做功课,一不小心把一只鞋扔在盆内。待天明,老和尚做完功课,出院一看,昨天刨出的盆子内,满满装了一盆鞋。老和尚又用这个盆子喂狗,他把米倒在盆内,在第二日出院,见盆内装了满满一盆米。老和尚至此才晓得,这个芦子地刨出的盆子不是一个普通的盆子,而是一个聚宝盆。老和尚得此盆不久,当时朝廷一些贪心奸臣闻此事,就要派兵进山,抢夺老和尚的聚宝盆。老和尚已修到相当境界,心想不能为此而祸乱当地百姓。怀揣宝盆,辗转下山而上五台山。老和尚到五台山,见到一个村落,腹中饥饿,就进村化斋,为保护此盆,老和尚就在这个村落外一颗弯曲的松树下,把一根红色绳头拴在树上作标记,然后就在树下挖坑埋盆。待老和尚从村内化斋出来,寻找那颗弯曲的松树时,漫山遍野到处是弯曲的树,棵棵松树上都拴有红线头。老和尚竟找不到埋聚宝盆的地方了。据说,此宝盆不想在五台山落脚,而又回到香峰山下的老和尚坪了。时至今日,人们还一直想在香峰山寻找那个聚宝盆,而小和尚当年在佛子沟割草的芦子拨,芦子草依然那样茂盛。所以,代代相传说:“先有香峰山,后有五台山。”当年,文殊菩萨乘愿东来,先在香峰山下住了一宿,而后才到五台山显圣建道场,使五台山成为我国四大佛山之一。

  二位居士向超育陈述香峰山的故事后,举举又陪同超育一起上香峰山。攀岩登山约一个小时,在香峰山下,有一处残破的窑洞,窑洞的后壁至今还留有前人礼佛的供佛台。超育燃香拜佛,而后放眼四望,香峰山,山顶祥云缭绕,瑞气流溢,山顶正中凸出一块巨型石头,此石头高耸云汉,远看极像佛祖释迦牟尼佛,佛石光芒四射,红霞满天。山峰峰峰环绕,绵延起伏,错落有致,宛如一朵朵盛开的莲花。旧址法王寺周围,排列着数十孔化身窑,足以印证此处确曾住过许多高僧大德。山下老和尚坪有一处山涧,涧内流出一股清泉,品来神清气爽,透人心脾。超育立于此地,心中想到,这一处美丽的地方正与自己修持中菩萨显化的地方相一致。立时许下大愿:我定要在此布建道场,庇佑三晋父老,华夏人民。

  古来立大志发大愿,成千秋之大业者,必有一班有德有识之人应世降生,超育、等莫不如此。

  从香峰山归来之后,释超育开始谋划在香峰山建道场的事。从南泉乡孙家窑村到香峰山下的老和尚坪,直线五华里,要往山上运送建筑材料必须通路、通电。此意一处,有通晓公路设计的寇老,不顾年迈,往返爬山多次,与孟居士一起规划设计出一条由孙家窑村去老和尚坪长达8公里的标准公路。超育雇用施工人员,日夜奋战在悬崖断壁上,饥了啃一口自备的干馒头,渴了饮一口山泉水,困了倒在山坡上稍睡片刻。克服了常人难以承受的艰难困苦,耗时一月有余,投资28余万元,一条长8公里,宽6米得公路建设而成。之后,又经多方出力,出资8万余元,一条长4公里的电线从孙家窑村通向老和尚坪。

  公路通车之后,超育忍饥挨饿,化缘筹钱,东奔西走,购置建寺所用材料。超育于此所负之力非文字语言所能述说。

  下面试举释超育历经磨难在香峰山下的老和尚坪施工中九九八十一难的其中一难,由此可见一斑。

  那是一个阴雨连绵的早上,超育起床后早课毕,出院见细雨绵绵,黑云布满天空,他担心昨天刚运上老和尚坪的30多吨水泥无人看护,不及时遮盖恐怕不保。于是他赶忙发动摩托车,未行至山顶,山上雨下得比平川大10倍,上山的道路已是一片泥泞。超育此时已然浑身湿透,新修的土路,伴着山上流下的雨水,已是步步成渠。此时上山步行都还艰难,更别说骑摩托车。超育见此情景,索性丢掉摩托车,开始步行爬山,雨水伴着泥浆,自上而下,超育已是浑身泥人,他深一脚。浅一脚,跌倒再爬起来,肉皮擦破了咬咬牙,脚下被乱石划伤了,简单绑扎一下。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快点上山,保住水泥。此时超育的手与脚已经不分了,经过二个多小时的奋力挣扎攀爬,终于上了老和尚坪,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泪眼模糊。昨天运上山的30吨水泥已被雨水冲个净透。那可是自己多方筹措,化缘而来的9000元钱。古人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超育暗下决心,立定志向,不管遇到多大困难,我一定不能退缩,损坏了这点水泥怕什么,重新再来!这就是释超育的优秀品格和坚强意志。

  如此,从二OO四年老和尚坪开工至二O一O年,在老和尚坪,超育先后建起了大雄宝殿,观音殿,地藏殿,天王殿等大小殿堂十六座。如此浩大的工程,其投资数额可想而知。由此可见,释超育爱国爱教之殷殷忠心。凡到过老和尚坪游览过一座又一座宏伟建筑的人们莫不为超育之伟大献身精神所感叹!人力如此,神力又该如何!

  历经四年,释超育付出常人难以忍受的困难,顶烈日,冒酷暑,风餐露宿,终于于香峰山下的老和尚坪建设落成大小庙宇十六座。此座座殿堂,远看光灿夺目,犹如极乐西天,近眺庄严美奂,宛如兜率天宫。超育于修行三昧中悟道:恢复香峰山古刹法王寺,不仅有利于应县当代学子成材报国,亦更能为应县后辈将有出将入相之才应世降生而尽绵薄之力。这副千斤重担历史地落在超育肩上。超育投生于此,莫不是佛菩萨有意托化而为香峰山开山鼻祖,佑护应州大地四生生灵。据传,香峰山是文殊师利菩萨在往昔岁月里来东土度化众生曾在此处驻跸显化之地。此古刹若有高僧大德发心开发造寺,应州大地南有香峰(凤)山,北有龙首山,龙凤呈祥。更兼释迦塔二颗佛祖真身佛牙舍利现世,足证应州大地是佛祖释迦牟尼佛度化众生的祇孤独园,更是一块举世绝伦的风水宝地。此后,应县将出经天纬地之国家栋梁。这是造福华夏子孙千秋万代的大功德,及至现前,也是为建设五新应县,和谐应县,发展跨越式应县,释超育与南寺僧众居士爱国爱教献出的一份沉甸甸的厚礼!

  超育确认此目标之后,总结在老和尚坪建寺施工的经验,自己购置了四轮车,挖掘机等施工工具,也是上苍安排超育合当完此重任。超育徒弟法成,聪明敏达,一干交通工具,样样都会熟练操作。法成出家之后,一直协助超育建寺办法会。他晨起晚休,自己既驾驶挖掘机修路垫地基,又驾驶四轮车拉砖运料。法成为人勤俭朴实,敦厚虔诚,自有菩萨指点,精诚修行,潜心念佛,是超育布建香峰山道场最得力的助手之一。这样,由老和尚坪至香峰山下法王寺旧址,超育这回自己勘探路线,自己组织人员施工。终于于二O一O年秋天,历经一月有余,长达10华里,蜿蜒曲折直通香峰山公路建设而成。时近隆冬,超育于香峰山下亲自选址亲自点穴,用水泥石料夯实基础,一座宏伟庄严的文殊师利大殿又将于此落成。现今,超育又奔波于山上山下,忙于购料施工,预计今年八月八日大殿建成开光。二O一一年农历二月初八,原法王寺,现起名山红寺迎文殊师利驾到之日,举办迎佛法会,千百僧众,齐会于此,共祝大殿施工顺利,文殊道场早日建成。

三 慈悲济世 救拔孤残



  二OO六年农历十一月的一天早晨,释超育于禅定中得有婴儿的啼哭声,超育当时心想:南寺左右邻居无小孩,哪儿来的婴儿啼哭声,莫不是……超育无暇多想,赶忙披衣出院,循着哭声,打开院门开灯一看,一个小纸箱内用衣服裹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婴儿边挣扎边啼哭,声音更是凄惨,再近前一看该婴儿嘴唇有明显的腭裂。超育此时明白这是一个弃婴,隆冬之夜,数九寒天,冷风刺骨,是哪位狠心的父母把婴儿抛弃。超育赶忙把婴儿抱起进入屋内放在热炕上,婴儿受热之后,停止了哭泣。这时寺院僧众到之后也都起来来到超育住屋,有的忙着找奶粉,有的忙着到外面买奶瓶。婴儿吸吮着甜甜的牛奶,止住了哭泣,脸上露出幸福的笑靥。当时有的居士数说弃婴的父母没有良心,有的居士提出把婴儿送到民政局,有的居士更提出说不如雇人送往外地福利院。种种说法传到超育耳际,超育此时又面临一个新的难题,只见他考虑良久而说:“我佛慈悲,普度众生。婴儿的父母把孩子放在寺院门口,就是相信我佛门中人一定能把他们的孩子养好,养大。你们不要议论啦,我意已决。”超育于是访寻专门能照看婴儿的居士,并多次向医疗部门的工作人员打治疗腭裂小孩的专门医院。为此,超育先后三次到北京为这个孩子做了手术,花费医疗费3万元。如今,这个小孩成长健康,还能跑能跳,腭裂经过手术之后也不明显了。超育以菩萨心肠救治婴儿的事迹传扬出去后,又有一个患马蹄内翻足的弃婴放到南寺门口,释超育为这个弃婴先后到太原,大同,最后远赴北京积水潭医院给孩子做了手术,累计花费8万元。不光是花钱,超育对残疾孩子疼爱有加。此名一出,各方通过各种方式送到寺院的孤残孩子逐渐增多,截止目前,一共接收弃婴42人,除去中途因病医治无效死去的16个外,现有孤儿26人,这其中有3个患脑瘫的,有1个患痴呆的,有2个先天性心脏病,有1个无胳膊和手,有18个唇腭裂。这些孩子最小的3个月,最大的6岁。县民政局领导闻此消息后,先后为21个孩子办了低保。二O一一年,超育看到自己这里收养的弃婴越来越多,于是在南寺周围购买房屋16间,花费120万元,自筹资金40万元,贷款80多万元,起名叫“随来圆孤儿院”。专门雇了20多个保姆,平均工资每月500元。雇了三个幼儿园老师,每月工资800元。还购置了各类玩耍健身器材。如今,孤儿院里有了朗朗的读书声,26个孤儿享受着温暖的家庭环境和良好的启蒙教育。超育对收养的孤儿疼爱有加,而自己则克勤克俭,生活简朴,少欲知足,敞衣粗食怡如也。南寺僧众和居士都见证到:超育吃饭舍不得浪费一粒米,有了剩饭当是自己先用,饭后用水涤荡余汁,而后咽下,唯恐轻弃碗内余粒。鞋袜破了补补再穿,其行、其德足为一代大德典范。他把自己的人生升华到同佛一样的智慧解脱、慈悲济世的高度。

  由此可知,释超育生为应县人,而甘心为应县人民奉献着自己的热血青春和岁月年华。百年之后,我们当铭记香峰山下山红寺的创建历史和艰辛;当铭记26个孤儿和以后还要陆续送来的孤儿是如何成长发育并长大成人,为国效力;当铭记作为佛教中人,超育是如何以博大宽广的胸怀慈悲济世,珍爱生命的。



                妙音居士于二O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



 
(编辑:康向阳)



 
 
网友评论(本站可以匿名发表评论)

 
山西佛教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www.sxfj.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忻府区佛教协会主办 备案许可证:晋ICP备12006796号-1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兴国寺 电话:0350-3042226 15333408404 13191105158 在线QQ:1771947453 1621884964 投稿邮箱:sxfjwz@163.com
技术支持:汇腾科技 技术QQ:851306016 
忻州网警备案编号:1409000201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