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山西佛教网 >> 佛教文化 >> 佛教文学 >> 佛教故事 >> 浏览文章
 
五台山的神话传说:中台顶龙翻石
日期:2012年11月14日 来源:山西佛教网 作者:佚名 点击: 
 
 

  中台顶山腰,堆放着不知多少大大小小的石头。这些石头,好象刚刚炸开似 得 ,一块块锋棱锐角,简直可以做斧子,做刀子,千百年来,谁也没有动它一动。那么,这些石头是怎样产生的呢?这还要从两个没名没姓的陌生人说起。
   
  一年夏天,庙会眼看就要到了,台怀镇上的买卖人家都忙碌起来,有的搭凉棚,有的整铺面,有的在货架上增绸补缎,有的往瓷缸里添醋加油。特别是那些开饭铺的,卖干货的,早已加生了炉灶,增发了肥头。你看吧,麻花子一条一条摆出来了,堆得象一道岭;油饼子一筐子一筐子烫出来了,摞得象一座座佛塔。再过一两天,朝台的僧尼,礼佛的香客,还原的善人,游山的学士,就要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了。为期一个月的大戏,也将要开演。来这么多人,谁不吃?谁不喝?再说,过个会嘛,本地人也总要买点东西,记老人们尝一尝,让孩子们吃一吃。这一天,人们吃过早饭,陆陆续续涌到台怀镇来,想早些买点东西,免得人多了拥挤。可是,到市面上一看,成山的麻花没有了,象塔的油饼也没有了。这是怎么回事呢?卖货的小伙计说,天破晓,就从凤林谷来了两个人,买多少吃多少。这一来,人们议论开了。有的说,那一定是神仙;有的说,也可能是妖怪。大家问小伙计:“这两个人是什么样儿?”小伙计说,一个穿绿,绿里透红,好象是暗红的点点儿;一个穿黑,黑中套紫,好象是淡紫的条条儿。帽子的颜色同各自的衣服差不多,形状都是三角形的。这就怪了,台怀镇从来没有见过戴三角帽子的人呀!
  
  大家都在疑疑惑惑,掌柜们却眉开眼笑。几天的买卖,一下子都做完了,这一年的红利肯定比往年高。他们吩咐小伙计把铜钱串起来。不料,小伙计拉开钱柜一看,立时傻了眼,满柜的铜钱变成了树叶。这家正在发楞,那家也议论起来,大家都觉得有点蹊跷:放进去的明明是铜钱,怎么会变成树叶了叫骂呢?消息很快传开了,人们都说这不是好兆头,店铺纷纷关了门,人们匆匆归家去,一个热热闹闹的台怀镇,刹时间冷冷清清的了。 

  五台山是个佛教圣地。台怀镇周围,坡坡梁梁,沟沟洼洼,到处修盖着寺庙。镇西有道山谷,叫风林谷,谷口有座寺庙,叫文殊寺。文殊寺的住持,法名慧海,自打七岁出家,一直在这里修行,已经五十多岁了。台怀镇的稀奇事传到文殊寺,使慧海和尚大吃一惊。他掐指一算,由不得“啊呀”了一声:“想不到它们两个下山来了!”众人问他怎么回,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双手合十, 急忙忙走进文殿,跪在菩萨面前祷告:我佛无量,恕它无知。为佛弟子,岂能见恶不阻,见死不救?容弟子度化于它。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回到方丈院,慧海把一个叫照临的执事僧人喊来,吩咐道:“明天早上,那两个人还要到台怀镇去。你拿上我的禅杖到镇上,见面就说:‘仙凡两界,各有清规,急尔危难,慧海有请。’他们跟你回来,我自有安排。”照临应声去了。
   
  行善积德是慧海的座右铭,就连一个小小的毛虫,他也不肯随意残害。这一天,慧海一夜没合眼。天刚破晓,他照常在方丈院的菩萨面前焚起香,点起灯,念起经来。这时,照临拿着禅杖把客人引来了.慧海很不客气,一不寒暄,二不让座,张嘴就问:“你们不在岩谷修行,却来到台怀镇上,弄得人心惶惶,市面冷落,不知道损了功德要报应吗?”
   
   这两个人,同台怀镇小伙计说的一模一样。他们满脸怒气,刚要发作,见禅杖立在那儿,便忍了忍,没有吭声。慧海和沿仿佛消了火气,诚恳地说:“你们百年修炼,废于一旦,实在可惜。贫僧要留在你们在寺中,待庙会结束,再归山岩。”客人想说什么,慧海摆了摆手,让照临给他们安顿住处。住处普普通通,是间单独的屋子。慧海吩咐,待客人进去以后,要把禅杖立到门口,客人的吃食,每天一顿,每顿斗米,一不用请,二不用叫,天天要照临一个人去送,不许他人顶替。每当东方染红,太阳出山的时候,必须把饭送到,不可提前,不可推后,送到饭时,要先敲门,后屋。进屋后,客人在,不许接言;客人不在,不许呼叫。对于这样奇异的客人,大家偷偷议论了几天,后来也就习以为常了。台怀镇上,日复一日安然无事,渐渐恢复了先前那热闹的景象,人们受了一场虚惊。
   
  再说慧海和尚,原有一个师史,法名慧山,早外出云游去了。现在,慧山法师挂锡峨眉,当了一寺之主,邀请慧海和尚前去讲经。五台山的七月庙会刚刚过半,慧海和尚惦记着两位客人,本不想远行,然而,兄命难违,只好收拾起程。临行时,他把照临叫到面前,再三嘱咐:“两位客人非同小可。我走之后,你照前行事,不可有违,切记,切记。”
   
  照临是个老实本份的僧人,手脚勤,心眼软,说话和和气气的,做事挪挪兑兑的。一天,大家做完早课,东方的山头上露出了一线红光,该客人送饭了。这时,伙房走来两个小沙弥,抬起饭筐就走,急急忙忙向客房奔去。原来,这是两个机灵鬼,只是由于生活贫困才出了家。他俩早就在暗地里嘀咕:“那两个客人,怎么一顿就吃得下一斗米呢?”他们总想瞅个机会,看个究竟,便采取了抢先一步、不令而行的办法。
   
   客房里,客人还没有起“床”。他俩滚动了一下粗壮的身躯,只见一也阳光射进来,又饥肠辘辘了。这时,小沙弥来到门前,见门前立着一柄禅杖,觉得有点碍脚,便悄悄放到远处。他们没有敲门,推门而进,只“啊呀”一声,就再没有出来。
   
  原来,这两位客人是两条大蛇,栖息在中台山腰。前些年,它们在山野里捕食野兔和山鸡,常常是十天九挨饿,一天吃半饱。后来,又吞食牧坡上的羊、牛、驴、马,胃口越来越大。今年,台怀镇的油香飘来飘去,一股一股的,实在口馋难忍,便化作人形,窜到台怀镇上。它们估计,自己的根基不浅了,台怀镇上吃几天有何不可。谁想,没过两天,慧海和尚的禅杖就把它们拘到文殊寺来,圈到屋子里,一步也动不得。它们正在滚来滚去,发泄着怨恨,小沙弥拿走了禅杖,又推门进来。两条粗大的蛇,一条乌黑乌,黑中套紫,紫色为条环;一条菜绿菜绿,绿里透红,红色为斑点。它们见两个沙弥进得门来,尖叫一声倒在地上,便张开血盆大口,吞了下去。

  再说照临,做完早课后又接待了几位香客。及至来到伙房,说小沙弥给客人送饭去了,就有几分不放心。等了好大一阵子,不见小沙弥回来,他有心前去探望,但送饭时间已过,不能去了。这一天,从早到晚,他始终没有看见那两个小沙弥,心中烧一股,凉一股,坐卧不安,好象要有什么大祸临头了。第二天,他照常去送饭,没有感到什么异样,只是发现立在门口的禅杖不见了。可是,待到晚上,寺内有两个人失踪了。第三天晚上,又有两个人失了踪。文殊寺笼罩在恐怖气氛中,照临不知如何是好,慌忙登上文殊殿,点起两盏灯,焚燃三炷香,扑咚跪地,祷告起来。你看那三缕香烟,也真有些意思,窜同殿门后,一缕直冲天际,一缕飞向中台,一缕直指西南去了。

  峨眉山上,慧海和尚正在讲经,忽见一缕香烟眼前飘过,掐指一算,家中出事了,便辞别慧山法师,赶回五台山来。他知道,中台顶上,文殊菩萨常来常往,文殊菩萨是容不得半点儿作恶行为的。正行走间,忽地远远望见,中台山麓升起一团墨墨黑的云朵。云朵越滚越大,刹那间 ,炸雷惊天动地而响,狂风拔树摇山而起,暴雨劈头盖脑而下,一道道红色的光、黄色的光、绿色的光、黑色的光,横来竖往,上下交射,好象天空与地面之间,有什么人挥舞着长长的剑,在拚死格斗......

  文殊寺里,大家都躲进禅堂,一时手脚无措。照临也瞠目结舌,没了主意。这时,忽见慧海和尚归来,一下子有了主心骨,不禁悲喜交集,涕泪交流。慧海说:“大家不要慌,快随我到文殿去!”不多时,雷住了,雨停了,风也不再刮,中台顶那里,传来了“哇-哇-哇-”的浑天响声。凤林谷口,洪水推着石头,石头捣着蛇节,一涌而出,浪头大概有两房那么高。奇怪的是,这么凶的浪头,遇墙墙倒,遇崖崖塌,遇到文殊寺,却一左一右分开了。

  阳光普照大地,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凤林谷口,洪水落下去,露出了节节蛇身,黑色的,绿色的,粗一截,细一截,压在石头下,没入沙土中......从此,中台山腰出现了那一片石头,人们叫做“龙翻石”。



 
网友评论(本站可以匿名发表评论)

 
山西佛教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www.sxfj.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忻府区佛教协会主办 备案许可证:晋ICP备12006796号-1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兴国寺 电话:0350-3042226 15333408404 13191105158 在线QQ:1771947453 1621884964 投稿邮箱:sxfjwz@163.com
技术支持:汇腾科技 技术QQ:851306016 
忻州网警备案编号:1409000201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