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山西佛教网 >> 佛教机构 >> 佛教政策 >> 浏览文章
 
梁武帝“皇帝菩萨”形成基础的理念及政策之形成基础(1)
日期:2012年10月05日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点击: 
 
 
 

梁武帝“皇帝菩萨”形成基础的理念及政策之形成基础
颜尚文
师范大学历史学报
第 17 期
1989年 6 月 出版




--------------------------------------------------------------------------------






页1
第一章 天监年间的政治与佛教结合政策
第二章「皇帝菩萨」理念形成的学术基础

前  言

在历史演变的进程中,往往会因时代环境的不同而发展出
新的理念或新的政策,而对当世或后代产生各种启示、改革等
深远的影响。我国古代的君主集权政冶,在政治与宗教之间常
有某种程度的结合或冲突关系。我国政教关系的发展,到魏晋
南北朝时代进入一个显著的变革时期,政冶方面是南北长期分
裂与动荡不安,宗教方面则是外来的佛教迅速地传布于各个阶
层并取得优势的地位,因此而衍生出各种政教冲突或政教结合
等问题。北朝一方面有北魏太武帝及北周武帝的激烈、残酷的
灭佛法难,另一方面却也有云冈及龙门石窟中慈祥、雄伟的「
帝王如来身」大石佛:南朝一方面有势不两立的形神、因果、
夷夏、本末等激烈的义理论争,另方面也有三教合一、政教结
合等兼容性、创造性的理念或政策出现。梁武帝为因应魏晋南
北朝政冶与佛教关系的发展,创造出「皇帝菩萨」这一



页2

新的政教结合理念,并且以「皇帝菩萨」的理念为中心来制定
与推行各种政教结合政策,而对梁代的政冶、社会、文化等方
面都产生了影响。梁武帝「皇帝菩萨」的新理念与新政策,虽
然未能进一步创造出新的制度而完成政冶与宗教方面全盘改革
,反而身死国亡、凄惨失败,但是,在中国政冶、宗教史上,
他的政教结合的理念与政策,及其形成与推展过程就具备了创
造性、建设性的积极意义,值得历史学者做深入的探讨。
梁武帝于天监元年( 502 )四月八日即皇帝之位, 开创
梁朝而开始面对东晋以来特殊的政教环境。东晋王朝的建立,
得力于贵族的鼎力相助,君权与贵族政治相互结纳,而共同维
持偏安江南的半壁江山。贵族社会崇信佛教,也使僧侣的社会
地位提高,并使沙门能坚持与王者分庭抗礼的「沙门不敬王者
」之佛教传统。梁武帝超自诸生,青年时代游于齐竟陵王门下
,为「竟陵八友」文坛的领袖之一。梁武帝不但兼备玄、儒、
文、史的士大夫教养,也受到竟陵王优遇沙门、崇敬佛法的影
响,对佛教以及佛学思想有一定的接触与理解。梁武帝在齐永
泰元年( 498 )就任雍州刺史雄据一方之时,就开始联结雍
州地区的豪族, 永元二年( 500 )建牙集众起义时,更扩大
联结荆州地区的豪族; 中兴元年( 501 )十月,义师登陆建
康城南之后,更联结在首都地区的中央士族,终于推翻萧齐,
建立梁朝。梁武帝在创业革命的过程中除了联结贵族之外,也
应用僧侣预言等宗教方面的神秘奇迹,而同时结合社会上另一
势力──寺院僧侣的支持。梁武帝政权的建立,仍然必须结合
贵族与沙门的势力,仍然必须承受传统的贵族、沙门与君权抗
衡的形势。这种皇帝、贵族、沙门三方鼎立抗衡的形势,不是
雄才大略、兼备文武才干的梁武帝所乐见的。如果梁武帝想在
南朝的政治、社会、文化等方面有一番大改革与大贡献,他首
先必须集中巩固强化他的君权,才能有效的运用权力,实践较
大的作为与理想。反观北朝胡人政权,其以塞外游牧民族强大
的武力为后盾,征服压制整个北方社会。北方贵族除了筑坞堡
自保以外,不得不服事胡人政权;北方的僧侣在兵荒马乱、流
离困顿之际,不得不发出「今遭凶年,不依国主、法事难立」
的哀叹(注一)而辅佐胡人君主,推行「皇帝即如来」的政教
结合政策。梁武帝如果想要效法北方胡人政榷,较为全面性的
、强而有力的主导社会上的贵族与沙门两大势力,他除了有效
的节制注一:梁.慧皎《高僧传》卷五(道安传),《大正藏
》五十册,页 352 上。

页3

贵族势力之外,似乎在宗教方面应该推行类似于北朝「皇帝如
来」的政教结合政策。换句话说,梁武帝的政权必须打破「沙
门不敬王者」的政教分立自主之传统形势,而力求王者与沙门
之间更紧密的结合政策之制定与推行。
梁武帝在位四十八年( 502 ─ 549 )之久,即位的第一
个年号为「天监」,取自《尚书》:「天鉴其德,用集大命」
之句,(注二)隐含着上天钧鉴其君德,而将集聚运用天命于
地上臣民之意。天监元年至十八年( 502 ─ 519 ),共计十
八年。天监年间,先后施行土断,颁新律,置五经博士、定百
官九品为十八班,诏试通经之士不限门第授官,修五礼等政冶
、社会、学术方面的改革工作。 天监六年( 507 )之后,对
北魏的战争获得胜利,梁朝大抵在安定的社会中,得以不断的
进行各种政策的推行,因而造成历史上的「天监之冶」,为史
官所称誉。(注三)梁武帝似乎在即位的第一天,就开始推行
「政教结合」政策,他选择四月八日的「佛诞日」、「浴佛节
」为举行登位大典的日子,似乎暗示着他的「政教结合」政策
也同时开始进行。梁武帝即位初年的「政教结合」政策之推行
,比起北朝来说显得极端的艰巨。因为北朝的僧侣在「皇帝即
如来」的政教结合政策下,视皇帝为「当今如来」、「现世活
佛」,对于这样的当今「皇帝如来」之领导,沙门会从而尽
力襄助政教结合政策之推行。而南朝的「沙门不敬王者」与北
朝的「皇帝即如来」相比,天南地北呈现着两极化的另一极端
。梁武帝如何在「沙门不敬王者」的极端不利情况下扭转颓势
,如何结纳僧侣并获得他们的尊重与敬服,进而取得领导僧团
的地位,是他企谋解决的首要课题。所以梁武帝除了本身致力
于了解、研究佛法义理之外,并且信仰佛教,按佛法来修行、
实践,以期获得僧侣等佛教徒的敬重。此外,梁武帝以「奉佛
天子」的身份,致力于寺院的建筑,襄助教团的宏

注   二: 唐.姚思廉撰《梁书》卷一〔武帝纪〕,鼎文本,
页 29。
注   三: 《梁书》卷三(武帝纪),史臣论曰:「兴文学,
修郊祀,治五礼,定六律,四聪既达,万机斯理,
治定功成,远安迩肃。…征赋所及之乡,文轨傍通
之地,南超万里,西拓五千。……三、四十年,斯
为盛矣。自魏晋以降,未或有焉。」,页 97。 《
梁书》卷七(敬帝纪),史臣魏征曰:「(高祖)
开荡荡之王道,大修文教,盛饰礼容,豉扇玄风,
阐扬儒业,……凡数十年。济济焉,洋洋焉,魏晋
以来未有若斯之盛也。」,页 150。唐、李延寿《
南史》卷七,史臣论曰:「及据图箓,多历岁年,
制造礼乐,敦祟儒雅,自江左以来,年踰二百,文
物之盛独美于兹。鼎文本,页 225。




页4

法等崇佛工作。最重要的,他礼遇、聘任佛教界的高僧大德,
获得他们的信服与支持。梁武帝建立以君王为中心的一个核心
教团,集合首都建康地区的义解、明律、习禅、神异等各科高
僧,以及佛法方面的专家学者,共同襄助他的政权与佛教间更
紧密的结合。
梁武帝在天监年间的十八年之中,不断的建造寺院与重用
僧侣, 举办各种崇佛活动,因而在南北朝特殊的政教环境中,
建立一个以帝王为中心的「建康教团」。梁武帝对「政教结合
」政策的推行与运作,终于在天监十八年四月八日亲受菩萨戒
的典礼后,提出了「皇帝菩萨」之名号。因此,梁武帝天监年
间政教结合政策的实行, 与「皇帝菩萨」理念的形成,有牢不
可分的密切关系。 「皇帝菩萨」理念的提出,可以说是梁武帝
「建康教团」往后推行政教结合政策的象征与符号。以下,第
一章分成三节来探讨佛诞日即位礼, 建造寺院,「建康教团」
僧侣的襄肋与政教结合政策的关系。而有关「建康教团」的部
份成员, 以及他们对于佛典的编纂、译注与「皇帝菩萨」理念
形成的关系,在第二章再深入探讨。

第一章  天监年间的政治与佛教结合政策

第一节 佛诞日即位礼的象征意义

《梁书》卷二(武帝纪):

天监元年夏四月丙寅(八日),高祖(武帝)即帝位干南郊。
设坛柴燎,告类于天曰:「皇帝臣衍,敢用玄牡,昭告于皇天
后帝:齐氏以历运斯既,否终则亨,钦若天应,以命于衍。夫
任是司牧,惟能是授;天命不于常,帝王非一族。唐谢虞受,
汉替魏升,爰及晋、宋,宪章在昔。咸以君德驭四海,元功子
万姓,故能大庇氓黎,光宅区宇。(注四)

注   四: 《梁书》卷二〔武帝纪〕,页33。



页5

梁武帝即皇帝位于南郊,并祭告于天。《礼》曰:「南郊
之祭,即是圆丘。日南至,于其上以祭天。天称皇天,亦称上
帝,亦直称帝。」(注五)即帝位须祭告于皇天上帝,这是传
统「政教结合」政策的仪式之一 o 《通典》(郊天)曰:「
夫圣人之道,莫大乎承天,天行健其道变化。故庖牺氏仰而观
之,以类万物之情焉。黄帝封禅天地。少昊载时以象天。尧命
羲和敬顺昊天,故郊以明天道也。」(注六)三代以来至梁武
帝时,历代帝王即位都会祭告皇天上帝,证明自己获得「天命
」,且将以「天道」来治理天下。梁武帝即位祭告于天的典礼
,其日期选择在四月八日释迦牟尼佛诞日,即俗称的「浴佛节
」,似乎包含着另一种宗教上的意义。中国最早传译有关佛诞
日,由天帝释洗浴释迦菩萨(未悟道成佛之前释迦牟尼的尊称
)最早的经典是西晋.竺法护( 313 ─ 316 卒)所翻译的《
普曜经》:

尔时(释迦)菩萨从右生,忽然见身住七宝莲华。堕地
行七步,显扬梵音,无 [ 月 + 劦 ] 常训教。我当救
度天上天下,为天人尊,断生死苦,三界无上,使一切
众,无为常安。天帝释忽然来下,杂名香水,洗浴菩萨
。九龙在上而下香水,洗浴圣尊。洗浴净已,身心清净
。所在游居,道超具足。生于大姓,如正真宝。奇相众
好,应转法轮。若转轮王,处在三界,以一道盖,覆于
十方。(注七)

西晋以来,四月八日佛诞日举行「浴佛」、「灌佛」、「行像
」等仪式, 已经成为南北朝社会流行的一项节日庆典 o (注
八)梁

注   五: 《隋书》卷六(礼仪志)引自《礼》,页 107。
注   六: 唐,杜佑《通典》卷四二(郊天),台北,商务印
书馆,民国 76 年,页 241。
注   七: 西晋.竺法护译《普曜经》卷一,收在《大正藏》
第三册,页 494 上。
注   八: 梁.慧皎《高僧传》九(佛图澄传),后赵建平年
间( 330 ─ 333 )「每至四月八日,(石)勒躬
自诣寺灌佛,为儿发愿。」,收在《大正藏》五十
册,页 384 中。 《魏书》(释老志):「世祖初
即位( 424 ),于四月八日, 舆诸佛像,行于广
衢, 帝亲御门楼,临观散花,以致礼敬。 」,页
3032。《宋书》卷四十七(刘敬宣传):「四月八
日,敬宣( 371 ─ 415 )见众人灌佛,乃下头上
金镜以为母灌,因悲泣不自胜。」,页 1409。



页6

武帝选择四月八日即位称帝,似乎意味着他将像释迦菩萨一样
,在这一天诞生,当救度天上天下的众生,像转轮圣王一般在
三界行正道,而覆庇十方人民。大约在梁武帝即位前九年,有
一神异僧侣就看见他「顶有伏龙」,并请他在「封泰山」登位
之日能加寻觅。《金楼子》(兴王篇)曰:

有桑门释僧辉,不知从何来也。自云有许负之法,通名
诣上,见而惊曰:「檀越顶有伏龙,此非人臣之相,贫
道所未见也,君若封泰山,愿能见觅。」上笑而不答,
此后莫知所之。(注九)

《梁书》(诸夷传)记载梁武帝即位当天的「神异」等事
迹:

干子阤利国,在南海洲上。天监元年,其王瞿昙修跋阤
罗以四月八日梦见一僧,谓之曰:「中国今有圣主,十
年之后,佛法大兴。汝若遣使贡奉敬礼,则土地丰乐,
商旅百倍;若不信我,则境土不得自安。」修跋阤罗初
未能信,既而又梦此僧曰:「汝若不信我,当与汝往观
之。」乃于梦中来至中国,拜觐天子。既觉,心异之。
阤罗本工画,乃写梦中所见高祖容质,饰以丹青,仍遣
使并画工奉表献玉盘等物。使人既至,模写高祖形以还
其国,比本画则符同焉。因盛以宝函,日加礼敬。后跋
阤死,子毗邪跋摩立。十七年( 518 ),遣长史毗员
跋摩奉表曰:「常胜天子陛下;诸佛世尊,常乐安乐,
六通三达,为世间尊,是名如来。应供正觉,遗形舍利
,造诸塔像,庄严国土,如须弥山。邑居聚落,次第罗
满,城郭馆宇,如忉利天宫。具足四兵,能伏怨敌。国
土安乐,无诸患难,人民和善,受化正法,庆无不通。
犹处雪山,流注雪水,八味清净,百川洋溢,周回屈曲
,顺趋大海,一切众生,咸得受用。于诸国土,殊胜第
一,是名震旦。大梁扬都天子,仁荫四海,德合天心,
虽人是天,降生护世,功德宝藏,救世大悲,为我尊生
,威仪具足。是故至诚敬礼天子足下,稽首问询。……
」(注十)

南海干阤利国王在天监元年四月八日梦见神僧,告以中国圣主
即位,当遣使贡奉敬礼,将致国家丰乐,商旅百倍。这则记载
或许

注   九: 《金楼子》(兴王篇),页16。
注   十: 《梁书》卷五四(诸夷传),页794─5。



页7

是附会假托的神话,但是也呈现梁武帝于「佛诞日」即位的特
殊意义。根据《梁书》的记载,干阤利国有三次朝贡中国,一
在宋孝武帝时( 454 ─ 464 ),二在天监初年阤罗国王感梦
之后,三在天监十七年( 518 )。最后一次朝贡的「奉表文
」称赞梁武帝是「世间尊」,庄严国土如须弥山,城郭聚落如
忉利天宫,具足转轮圣王的四兵而能伏怨敌,人民受化正法而
和善,因此一切众生咸得受用。大梁扬都常胜天子,仁荫四海
,德合天心,虽人是天,降生护世,救世大悲。天监十七年的
「奉表文」,几乎把梁武帝形容为一位「降生救世」的「佛菩
萨」,是一超人的「天」。天监十八年( 519 )梁武帝受菩
萨戒成为「皇帝菩萨」,以佛法治国的政策达到颠峰。从以上
的史实中,吾人似乎可以推测后世史官根据干阤利国「奉表文
」的赞词,而追述其国王早在梁武帝即位时就梦见神僧告以「
圣主出世,十年之后佛法大兴」的预言。梁武帝最迟在天监十
一年( 512 )就正式提出菩萨思想,为佛化理想王国的理论
基础。(注十一)「十年之后,佛法大兴」也许是指「菩萨思
想」出现的重大转变事实。因此,天监元年四月八日即位的感
梦,天监十一年「菩萨思想」的出现,天监十八年「皇帝菩萨
」理念的建立,似乎有其重要的意义。梁武帝于「佛诞日」即
位,祭告皇天上帝,一方面申明接掌新「天命」以「君德四海
」,另一方面彰显将如同「释迦菩萨」诞生般以「普渡众生」
。这似乎在传统的「政教合一」、「天降圣王」的中国政治文
化上,再结合印度佛教「救世菩萨」、「转轮圣王」的政治思
想。为梁武帝迈向「皇帝菩萨」之路,奠定神圣的基础。

第二节  建造寺院与政教结合政策

一、法王寺

唐.许嵩《建康实录》卷十七曰:

注 十一: 梁武帝天监十一年《注解大品经序》曰:「(般若
)乃菩萨之正行,道埸之直路。」,见《出三藏纪集》
卷八,《大正藏》五十五册,页 53 下。并详见第二章
第四节之探讨。




页8

天监二年( 503 )置法王寺,北去县二十里。案《塔寺记》
:武帝造。其地本号新林,前代苑也。梁武义军至,首祚王业
,故以「法王」为名。 大同九年( 543 )于寺侧起王游苑。
尚书令沈约为寺碑文,美武功也。(注十二)

沈约(441─513)〈法王寺碑〉

昔周师集于孟津,汉兵至于垓下,剪商肇乎兹地,殪楚
由乎斯域。慧云匪由触石,法雨起乎悲心,驱之仁寿,
度之彼岸。济方割于有顷,朴既燎于无边。……乃按兵
江岸,誓众商郊。因斯而运斗枢,自兹而廊天步。业隆
于夏,功高代殷。济朴流而臣九服,握干纲而子万姓。
眷言四海,莫不来王。……铭曰:往劫将谢,灾难孔多
。炎炎烈火,淼淼洪波。聚为丘岳,散成江河。俗缘浮
诡,真谛遐长。匪因希尚,曷寄舟梁。标功显德,事归
道场。祁祁法众,同兹无我。振钖经行、祇林宴坐。或
期寂灭,或念薪火。惆怅三明,徘徊四果。(注十三)
梁武帝于齐永元二年( 500 )十一月在雍州起兵, 翌年
九月在建康西南的新亭附近上陆,与结集在新林的齐军决战,
且获得决定性的大胜。(注十四)梁武帝在建国的第二年,为
了纪念这个「首祚王业」的战胜之地,于此建造「法王寺」。
「法王」梵语 dharma-raaja 的译语,有三种含义。 (一
)佛尊称为法王:鸠摩罗什( 344 ─ 413 )译《妙法莲华经
》(安乐行品):「如来亦复如是,以禅定智慧力,得法国土
,王于三界。而诸魔王不肯顺伏,如来贤圣诸将与之共战。…
…如来亦复如是,于三界中为大法王,以法教化一切众生。」
(注十五)鸠摩罗什译《维摩诘所说经》(佛国品):「法王
法力超群生,常以法财施一切,

注 十二: 唐.许嵩《建康实录》卷十七(高祖武皇帝),北
京,中华书局,张忱石点校本,1986 年, 页 674

注 十三: 沈约《沈隐侯集》,收在《汉魏六朝百三名家集》
第五册,文津出版杜,页 3827。
注 十四: 《梁书》卷一(武帝纪)曰:「(永元二年九月)
新亭城主江道林率兵出战,众军擒之于阵。大军次
新林,……请东昏烧南岸邑屋以开战埸。自大航以
西,新亭以北,荡然矣。」页 12。 又参见譀访义
纯(梁代??教?武帝(一)─武帝??寺建立)
,收在《三藏》 l91,1979 年,页 2。
注 十五: 姚秦、鸠摩罗什译《妙法莲华经》卷第五(安乐行
品)第十四,《大正藏》九册,页 39 上。



页9

能善分别诸法相,于第一义而不动,已于诸法得自在,是故稽
首此法王。」(注十六)僧肇(384 ─ 414)批注为「俗王以
俗力胜民,故能泽及一国。法王以法力超众,故能道济无疆。
」(注十七)曹魏.康僧铠译《佛说无量寿经》:「佛为法王
,尊超众圣,普为一切天人之师。随心所愿,皆令得道。」(
注十八)(二)菩萨亦称为法王: 东晋.佛驮跋陀罗(  359
─ 429 )译《大方广佛华严经》: 「譬如转轮圣王太子成就
王相,转轮圣王令子在白象宝阎浮檀金座,取四大海水,上张
罗幔,种种庄严幢幡妓乐,执金钟香水,灌子顶上,即名为灌
顶大王,具足转十善道故,名转轮圣王。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
。受职时,诸佛以智水灌是菩萨顶,名灌顶法王,具足佛十力
故,堕在佛数,是名诸菩萨摩诃萨。」(注十九)(三)圣人
之极位名曰法王:唐.道宣( 596 ─ 667 )《释迦方志》:
「人者,不出凡圣。 凡人极位名曰轮王,圣人极位名曰法王
。盖此二王不生则已,生必居中。又山川国邑,人之依报,人
胜则依胜,故此二王生焉。 」(注二 O )「法王」是佛,是
三界中的大法王,为一切天人之师。「法王」是菩萨,将如同
转轮圣王般,具足转十善道教化人民。「法王」是圣人之极位
者的尊称,此点与中国的圣王思想相合。梁武帝在「肇基王业
」之地建「法王寺」,以富有象征意义的宗教建筑,彰显政冶
上「首祚王业」的重大成就,似乎含有特殊的「政教结合」之
意义。沈约的(法王寺碑)赞美梁武帝,将以悲心起「慧云法
雨」济度苍生于「仁寿之彼岸」,又「握干钢而子万姓」,都
说明这种「政教结合」的理想。印度的阿育王被称为「阿育法
王」,日本的圣德太子被称为「圣德法王」,而中国的梁武帝
似乎也可以被称为「武帝法王」。(注二一)印度、中国、日
本三

注 十六: 姚秦.鸠摩罗什译《维摩诘所说经》上(佛国品)
第一,《大正藏》十四册,页 537 下。
注 十七: 李翊灼校辑《维摩结经集注》,台北,老古文化公
司,民国 75 年,页 49。
注 十八: 曹魏.康僧铠译《无量寿经》卷下,《大正藏》十
二册,页 275 中。
注 十九: 东晋.佛陀跋陀罗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卷二七(
十地品),《大正藏》九册,页 572 中。
注 二十: 唐.道宣《释迦方志》卷上,《大正藏》五一册,
页 950 上。
注 二一: 梁.僧伽婆罗译《阿育王经》卷第一: 「阿育王起
八万四千塔己,守护佛法。时诸人民谓为阿育法王
。」,《大正藏》五十册,页 135上。《望月佛教
大辞典》〈法王条〉:「日本奉圣德太子为圣德法
王,又称为太法王皇太子。」,页 4550 上。




页10

位最著名的以佛法治国之君王,皆同称为「法王」,似乎意味
着佛教与政冶,有更深一层,更崇高的「法王治世」之理想。

二、光宅寺

沈约〈光宅寺剎下铭并序〉:

光宅寺,盖上帝(梁武帝)之故居,行宫之兆地。扬州
丹阳郡 [ 禾 + 未 ] 陵县某乡某里之地。自去兹邠毫
,来仪京辅。……义等去酆,事均徙镉。及克济横流、
膺斯宝运。命帝阍以广辟,即太微而为宇。既等汉高,
流运于丰沛。亦同光武眷恋南陈。思所以永流圣迹,垂
之不朽。今事与须弥等同,理与天地无穷,莫若光建宝
塔式传于后。乃以大梁之天监六年( 507 )岁次星纪
月旅黄锺闰十月二十三日戊寅仲冬之节也。乃树剎玄壤
,表峻苍云。……(武帝)下辇停哔,躬展诚敬。广集
四部,揆景同流。弘此广因,被之无外。同由厥路,俱
至道场。乃作铭曰,……自天攸纵,于惟我皇。即基昔
兆,为世舟航。重檐累构,迥剎高骧。土为净国,地即
金床。因斯太极,溥被翱翔。岂徒三界,宁止十方。濡
足万古,援手百王 o 一念斯答,万寿无强。 (注二二


《建康实录》卷十七引〈东都记〉:

初,梁武帝登极,乃立私宅为寺。(注二三)

光宅寺是梁武帝即位前所居住的「龙兴故宅」,于天监元
年至六年改造为寺院。(注二四)「光宅」之名,出于《尚书
》〈尧典〉:「昔在帝尧,聪明文思,光宅天下。」(注二五
)又梁武帝于天监元年四月八日即位时,告类于天曰:「……
咸以君德驭四海,

注 二二: 沈约〈光宅寺剎下铭并序〉,《大正藏》五二册〈
广弘明集〉卷十六,页 212 下。
注 二三: 《建康实录》卷十七,页 675。
注 二四: 参见诹访义纯,前引文,页 3 ─ 6。又,诹访义
纯〈梁武帝??教关系事迹年谱考〉(一)「天监
元年条」、「天监六年条」﹑《佛教史学研究)第
二十六卷第一号,页 48 ─ 59。
注 二五: 《尚书》〈尧典〉第一,收在《重刊宋本十三经注
疏》第一册,台北、艺文印书馆,页 18。



页11

元功子万性,故能大庇氓黎,光宅区宇。」(注二六)由以上
的史料可以看出,梁武帝为了使「创业故宅」永垂不朽,乃改
建为「光宅寺」,一方面彰显政冶上将「光宅区宇」,另一方
面则可以「广集四部(佛弟子)」,「弘此广因,被之无外」
发扬无尽的宗教作用。「光宅寺」建立后,即礼聘释法云(
457 ─ 529 )为寺主。《续高僧传》卷五〈法云传〉:

梁氏(武帝)高临,其相钦礼(法云)。天监二年,敕
使长召,出入诸殿。影响弘通之端,赞扬利益之渐。皇
高亟延义集,未曾不敕令云先入后下诏令。……寻又下
诏礼为家僧,资给优厚。敕为光宅寺主,创立僧制,雅
为后则。(注二七)

光宅寺创立后的二十余年间,都由梁武帝的家僧,佛教政
策的主要制定者,其后担任佛教教团最高指导者「大僧正」的
释法云担任寺主。释法云在光宅寺「创立僧制,雅为后则」,
尽力于佛教教团制度化的工作。释法云是梁武帝推行「断酒肉
」、「菩萨戒」等政教改革运动的主要襄肋人,堪称为武帝的
「第一国师」。(注二八)梁武帝以第一国师的释法云,担
任光宅寺主,不但襄助了「政教结合」政策的制定,且推行各
种政教改革工作。那么,光宅寺的建立,似乎成为「政教结合
」政策的制定及执行之根据地,其重要性由此可知。

三、开善寺

《六朝事迹编类》卷下

梁武帝天监十三年,以钱二十万易定林寺前冈独龙阜以葬
(保)志公。永定公主以汤沐之资造浮图五级于其上。十四年
,即塔而建开善寺。(注二九)

注 二六: 《梁书》卷二〈武帝纪〉,页 33。
注 二七: 《续高僧传》卷五〈法云传〉,《大正藏》五十册
,页 464 上。
注 二八: 详见拙作〈梁武帝的君权思想与菩萨性格初探──
以「断酒肉文」形成的背景为例〉,《师大历史学
报》第十六期,民国 77 年,页 1 ─ 36。
注 二九: 宋.张敦颐编《六朝事迹编类》卷下〈蒋山太平兴
国禅寺〉,台北、广文书局,民国59 年,页176。




页12

《高憎传》卷十〈保志传〉:

今上(梁武帝)龙兴,甚见宠礼。……保志尝为其现真
形,光相如菩萨相焉。志知名显奇者四十余载,士女恭
事者数不可称。至天监十三年冬于台后堂谓人曰:菩萨
将去。未及旬日无疾而终。尸骸香软形貌熙悦。临亡燃
一烛以付后阁舍人吴庆。庆即启闻。上叹曰:大师不复
留矣,烛者将以后事属我乎。因厚加殡送,葬于钟山独
龙之阜。仍于墓所立开善精舍,敕陆倕制铭辞于冢内,
王筠勒碑文寺门,传其遗像,处处存焉。(注三十)

梁.陆倕(470─526)〈志法师墓志铭〉:

天监十三年,即化于华林门之佛堂。先是忽移寺之金刚
像,出置户外。语僧众云:菩萨当去。尔后旬日,无疾
而殒。沉舟之痛,有切皇心。……爰诏有司,式刊景行
,辞曰:欲化毗城,金栗降灵。猗欤大土,权迹帝京。
……将导舟梁,假我方便。形烦心寂,外荒内辩。观往
测来,睹微知显。动足墟立,发言风偃。(注三一)

梁,王筠(481─549 )〈开善寺碑〉:

妙门关键,辟之者即难。法海波澜,游之者未易。是以
轩称俊圣,尧曰钦明。韶濩有美善之风,文武致时雍之
业。……移风易俗,匪止今身,……或宗仰黄老之谈,
景慕神仙之术,斯盖不度群生,事局诸己。笃而为论,
道有未弘。……修旛绕于云根,和铃响于天外,玉池动
而扬文,宝树摇而成乐。(注三二)
释保志(425─514)是一位闻名于宋齐梁三代的神异僧,
能分身多处,预言吉凶,且现出「菩萨」相。梁武帝宠礼这位
「保志菩萨」,于其卒后以钱二十万购买钟山独龙阜为墓地,
而厚加殡葬。天监十四年(515),梁武帝为纪念「保志菩萨
」而建造「开

注 三十: 梁.慧皎《高僧传》卷十〈保志传〉,《大正藏》
五十册,页 394 下。
注 三一: 梁.陆倕〈志法师墓志铭〉,《汉魏六朝百三名家
集》第五册〈陆太常集〉,页 4073。
注 三二: 梁,王筠〈开善寺碑〉,《汉魏六朝百三名家集)
第五册《王詹事集》,页 4110 。



页13

善寺」。从梁武帝敕令陆倕制的〈志法师墓志铭〉,可以看出
皇上对这位「菩萨大士」,「将导舟梁」、「观往测来」、「
发言风偃」的景仰。王筠〈开善寺碑〉显示:梁武帝想开展黄
帝、尧、汤、武以来的美善之风,不局限于黄老神仙独善其身
之术,而效法菩萨普渡众生,使游于法海波澜。因此,「开善
寺」似乎意味梁武帝将从传统的儒、道治术,开展出「菩萨」
之善业。「开善寺」建立后,武帝礼聘梁代三大师之一的释智
藏( 458 ─ 522 )为寺主,且在寺内展开多种活动。《续高
僧传》:

有梁革命,大弘正法。……天子下礼承修,荣贵莫不竦
敬(智藏)。圣僧宝志迁神,窀穸于钟阜。于墓前建塔
,寺名开善,敕藏居之。……(智藏)居开善,因不履
世。时或敕会,乃上启辞(以老病)……帝手敕喻曰:
……犹劝法师,行无碍心,大悲为首,方便利益。随时
用舍,不宜顿杜,以隔碍心,行菩萨道,无有是处。敕
往返频仍久之,藏持操不改。帝将受菩萨戒,敕憎正牒
老宿德望,时(慧)超(憎)正略牒法深、慧约、智藏
三人。……皇太子从遵戒范,永为师傅。又请于(开善
)寺讲大涅盘。亲临幄坐爰命谘质。朝贤时彦道俗盈堂
,法筵之盛未之前闻。智臧任吹嘘舟,真行平等。(注
三三)

梁武帝喻勉释智藏,以无碍心,大悲方便行菩萨道。智藏
是昭明太子的受戒师傅,且在开善寺受太子邀请讲《大涅盘经
》,使该寺成为朝贤的讲经处所(注三四)。智藏也被称为能
「真行平等」的菩萨。
梁武帝还敕请菩提达摩禅师的弟子僧副禅师住开善寺。(
注三五)开善寺后来成为梁陈时代名僧的敕葬之地,除了宝志
之外,还有智藏,智者国师慧约( 452 ─ 535 ),都邑僧正
法超( 456 ─ 526 )等高僧,均葬于开善寺前。(注三六)
梁武帝在建康郊外钟山山麓优美宁静之处建造开善寺,一方面
纪念「保志菩萨」,礼聘行「菩萨道」的智藏为寺主,款待达
摩禅师的弟子僧副禅师; 另一方面以

注 三三: 《续高僧传》卷五〈智藏传〉,《大正藏》五十册
,页 466 上─ 467 上。
注 三四: 除了前注〈智藏〉所引,昭明太子请讲《涅盘经》
之外。《广弘明集》卷二一〈晋安王与广信侯书述
开善寺讲事〉,卷三十〈梁昭明开善寺法会诗〉
等条,也记载开善寺法会盛况。《大正藏》五二册
,页 252 上,页 352 下。
注 三五: 《续高僧传》卷十六〈僧副传〉,《大正藏》五十
册,页 550 上。
注 三六: 《续高僧传》卷六〈慧约传〉,卷二一〈法超传〉
,页 470 上,页 607 上。




页14

该寺为王侯朝贤讲经之所,名僧的葬地。这些,似乎意味着「
开善寺」乃是开出菩萨善业之根据地。菩萨在诸佛未出世时,
自修十善法。十善法是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
恶口、不两舌、不绮语、不贪、不瞋、不邪见。(注三七)众
生想成为菩萨,必须修持三种戒:菩萨律仪式,摄善法戒,摄
众生戒。摄善法戒主要有十种,细目则有八万四千条。十善法
戒是持摄善法戒、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亲
近善知识、自省、悔过等。(注三八)开善寺的驻钖或殡葬的
高僧,大都能体现实践菩萨所修的十善法,菩萨戒行者所修的
十善法戒。那么,开善寺应该是梁武帝企图开展菩萨善业的一
座模范寺院。
此外,梁武帝还建造解脱寺(五一一建立),大智度寺(
五二 O 顷建立),同泰寺(五二七),皇基寺(五三六建立
)等寺院,因超出本文主题或范围之外,不予论述。

第三节   「建康教团」 与政教结合政策的推行

梁武帝即位之后,立即礼遇神异、明律、义解等各科高僧
,并且聘谓其中的八位为其「家僧」。梁武帝召请的这些高僧
,不但协助各种「政教结合」政策的制定与执行,且担负起卫
护佛教与审查、批判伪经等工作。这些僧侣也从事大规模的佛
教经典重编与批注翻译等工作。梁武帝各种佛教政策的推行,
有助于其政权与佛教进一步的结合,达到政权领导佛教以及佛
教指导、维护政冶的目的。梁武帝所礼遇、重任的各个僧侣,
正是政教结合政策得以推展的核心人物。本文称呼以梁武帝为
中心,而居于建康附近的这一群僧侣与居士为「建康教团」。
详见附表一:「建康教团」政教结合工作摘要表。

注 三七: 北凉.昙无谶译《优婆塞戒经》卷六曰:「诸佛如
来未出时,菩萨摩诃萨以何为戒。(佛言):佛未
出世,是时无有三归戒,唯有智人求菩提道,修十
善法。」《大正藏》二四册,页 l066 下。
注 三八: 伯希和第 2196 号:〈出家人受菩萨戒法卷第一〉
,收在土桥秀高〈???本「出家人受菩萨戒法」
????〉页 137 ─ 9。



页15
资料出处代号:梁:梁书。僧:慧皎?高僧传。续:道宣
?续高僧传。弘:僧佑?弘明集。广:道宣?广弘明集。内:
道宣?大唐内典记。出:僧佑?出三藏纪集。经序:宝唱?经
律异相序。后面的数字为卷次。



页17

本节先以「建康教团」的几位重要僧侣为例,论述僧侣襄助政
结合政策推行的情形。有关「建康教团」所从事的佛典编篡、
译注工作,在下一章再探讨。

一、释保志 (425─514)





《南史》卷七六〈宝志传〉:

沙门释宝志,齐、宋之交,稍显灵述,被发徒跣,语默
不伦。……或征索酒肴,或累日不食,预言未兆,识他
心智。一日中分身易所,远近惊赴,所居噂涾。……梁
武帝尤深敬事,尝问年祚远近。答曰:「元嘉元嘉。」
帝欣然,以为享祚倍宋文之年。…天监十三年卒。将死
,忽移寺金刚像出置户外,语人云:「菩萨当去。」旬
日无疾而终。……命王筠为碑,盖先觉也。(注三九)

《高僧传》卷十〈保志传〉

今上(梁武帝)龙兴,甚见崇礼。先是齐时多禁保志出
入,今上即位下诏曰:「志公述拘尘垢,神游冥寂,水
火不能燋濡,蛇虎不能侵惧。语其佛理,则声闻以上;
谈其隐伦,则遁仙高者。岂得以俗士常情空相拘制?何
其鄙狭一至于此?自今行道来往,随意出入,勿得复禁
。」志自是多出入禁内。天监五年冬旱,雩祭备至而未
降雨,志忽上启云:「志病不差,就官启治。若不启百
官,应得鞭杖。愿于华光殿讲《胜鬘》请雨。」上即使
沙门法云讲《胜鬘》。讲竟,夜便大雪。志又云:「须
一盆水,如刀其上。」俄而雨大降,高下皆足。上尝问
志云:「弟子烦惑未除,何以治之?」答云:「十二识
者,以为十二因缘治惑药也。」……(注四十)

梁武帝崇礼保志禅师,诏许其自由出入宫禁。武帝敬事保
志禅师,请益佛理,且咨询国家年祚远近,都得到满意的答复
。保志也

注 三九: 《南史》卷七六〈宝志传〉,页1900─1。
注 四十: 《高僧传》卷十〈保志传〉,页394中─下。


页18

协助久旱祈雨的法事,使获得大雨疏解旱象。保志被尊为「声
闻」以上的「菩萨」,其卒后,武帝为之立碑、造铭,且兴建
「开善寺」。开善寺后来成为梁武帝为开展菩萨善业的一座模
范寺院,详见上一节的探讨。而且保志禅师的忏记也成为中大
通五年(533),梁武帝以「皇帝菩萨」之尊于同泰寺讲《金字
摩诃般若波罗蜜经》法会盛况的佐证。《广弘明集》卷十九〈
御讲金字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序〉:

皇帝体至道而扬盛烈,亶聪明而作元后。十地(菩萨)
斯在,俯应人王。……以中大通五年太岁癸丑二月巳未
朔。二十六日甲申舆驾出大通门幸同泰寺发讲,……讲
肆所班,供帐所设,三十一万九千六百四十二人 o……
先是保志法师者,神通不测,灵述甚多,自有别传。天
监元年,上始光有天下,方留心礼乐未遑汾阳之寄。法
师以其年九月,自持一尘尾扇及铁钖杖奉上,而口无所
言,上亦未取其意。于今三十余年矣。其扇柄系以小绳
,常所绾楔,指迹之处宛然具存。至是御(武帝)乃鸣
钖升堂,执扇讲说。故知震大千而吼法者,抑有冥符。
(注四一)

二、释僧佑(44s─518)

《高僧传》卷十一〈僧佑传〉:

释僧佑……大精律部,有迈先哲。齐竟陵文宣王每请讲
律,众常七、八百人。永明中,敕入吴试简五众,并
宣讲《十诵》,更申受戒之法。……及造立经藏,搜校
卷轴,使夫寺庙开广法言无坠,咸其力也。……光宅、
摄山大像,剡县石佛等,并请佑经始准画仪则。今上(
武帝)深相礼遇,凡僧事硕疑皆敕就审决。年衰脚疾,
乘舆入内殿,为六宫受戒,其见重如此。梁.临川
王宏、南平王伟、仪同陈郡袁昂、永康定公主、贵嫔丁
氏,并崇其戒范,尽师资之敬,凡白黑门徒一万一千余
人。(注四二)

注 四一: 唐.释道宣《广弘明明集》卷十九,梁、萧子显撰
〈御讲金字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序〉,《大正藏》五
十二册,页236上─237上。
注 四二: 《高僧传》卷十一〈僧佑传〉,页402下。



页19

释僧佑精通戒律,为齐梁之际王侯、僧俗等佛教徒受戒之
师。僧佑擅长建寺、造佛像,使佛教得以广为传布。梁武帝深
相礼遇,凡僧事的重大疑难,皆敕就审决。例如:天监九年(
510)的审查伪经,天监十六年(517)的「宗庙去牺牲」等重
大政教事务,僧佑皆参预其事,详见本节论述大僧正慧超项下
,以及第二章之探讨。僧佑最大的贡献在于整理佛典,著述各
种论集。《出三藏记集》卷十二〈释僧佑法集总目录序〉:                                                               ,

仰禀群经傍采记传,事以类合义以例分。显明觉应,故
序释迦之谱。区辩六趣,故述世界之记。订正经译,故
编三藏之录。尊崇律本,故铨师资之传。弥纶福源,故
撰法苑之篇。护持正化,故集弘明之论。……标括章条
,为律记十卷。并杂碑记撰为一帙,总其所集凡有八部
。……《释迦谱》五卷、《世界记》五卷、《出三藏记
集》十卷、《萨婆多部相承传》五卷、《法苑集》十卷
、《弘明集》十卷、《十诵义记》十卷、《法集杂记传
铭》十卷。(注四三)

僧佑律师这八大部著作,不但为梁武帝佛教经典的编篡与
政教结合理论之形成奠定重要的基础,(注四四)而且为后代
留下许多宝贵的史料。(注四五)可惜专门记载梁武帝的〈大
梁功德〉两卷已佚,否则,当为吾人提供不少有关梁武帝的政
教关系史料。(注四六)

三、释法云(467─529)

释法云,姓周氏,宜兴阳羡人。晋平西将军处之七世也
。……为宝亮弟子,宝亮每日:「我之神明殊不及也,
方将必当栋梁大法矣。」……齐中书周颙、琅琊王融、
彭城刘绘、东莞徐孝嗣等,一代名贵,并投莫逆之交。
……及梁氏(武帝)高临,甚相钦礼。天监二年,敕使
长召出入诸殿,影响弘通之端,赞扬利益之渐,皇高亟
延义及,未曾不敕令云先入后下诏令。……敕给

注 四三: 梁.僧佑《出三藏记集》卷十二〈释僧佑法集总目
录序〉,《大正藏》五十五册,页87上。
注 四四: 《经律异相》编篡整理大量的菩萨思想,而《经律
异相》引用的条目与佛经,有出自僧佑的《释迦谱
》、《世界记》等书,此点比照该书目录即可获得
证明。请参见第二章第二节之探讨。
注 四五: 释僧佑现存著作有《释迦谱》二卷、《弘明集》十
四卷、《出三藏记集》十五卷,尤其后两部为治中
国佛教史学者所必引用之史料。



页20

传诏,车牛吏力皆备足焉。……寻又下诏,礼为家僧,
资给优厚。(注四七)
光宅法云出身于宜兴周氏,是西晋名将周处(周处除三害
故事的主角)的第七世子孙,出家为《涅盘经》名家宝亮法师
的弟子。萧齐时,法云交游一代名士王融(梁武帝等竟陵八友
之一)等人。梁武帝天监二年(503),就敕请法云出入宫殿,
并礼聘其为「家僧」,敕给传诏、车牛吏力,资给优厚。武帝
在位的前二、三十年,一般政策的拟定以徐勉、周舍典掌机要
,而佛教政策则事先都敕令法云、僧旻等人宫研商拟定之后,
始正式向外发布诏令。《南史》卷七〈郭祖深传〉:

论外则有(徐)勉、(周)舍,说内则有(法)云、(
僧)旻。云、旻所议则伤俗盛(佛)法;勉、舍之志唯
愿安枕江东。(注四八)

法云本传记载梁武帝请其担任光宅寺主,创立僧制,做为
当时教团的典范。法云又为昭明太子所选十僧的上首,他又广
为交游王侯子弟,因此有「游侠」之称。法云最大的贡献是代
梁武帝邀集六十四位王侯、大臣、学者,着论围剿范缜的〈神
灭论〉,法云本传云:

敕为光宅寺主,创立僧制,雅为后则。皇太子留情内外
,选请十僧人于玄圃,经于两夏,不止讲经,而亦悬谈
文外,云居上首,遍加供施。自从王侯逮于荣贵,莫不
钦敬。至于吉凶庆吊,不避寒暑。时人颇谓之游侠,而
动必弘法,不以此言间怀。中书郎顺阳范缜,着〈神灭
论〉。群僚未详其理,先以奏闻,有敕令云答之,以宣
示臣下。云乃遍与朝士书论之,文采虽异而理义伦通。
(注四九)

注 四六: 保留在僧佑《出三藏记集》卷十二〈法苑杂缘原始
集目录序〉的「大梁功德」十六首目录,可以约略
知悉梁武帝天监年间所从事的佛教事业,详见下面
章节的引用说明。《大正藏》五十五册,页93上。
注 四七: 《续高僧传》卷五〈法云传〉,页463上─464中。
注 四八: 《南史》卷七十〈郭祖深传〉,页1721。
注 四九: 同注四七,页464中。



页21

根据侯外庐等的研究,范缜(450─515)约于齐永明七年
(489)对齐竟陵王发表「盛称无佛」的神灭言论,到梁武帝
天监六年发表了著名的〈神灭论〉。(注五十)《梁书》卷四
八〈范缜传〉:

范缜在齐世,尝侍竟陵王子良。子良精信释教,而缜盛
称无佛。子良问曰:「君不信因果,世间何得有富贵,
何得有贫贱?」缜答曰:……。子良不能屈,深怪之。
缜退论其理,着〈神灭论〉曰:或问予云:「神灭,何
以其知灭也?」答曰:「神即形也,形即神也,是以形
存则神存,形谢则神灭也。」……问曰:「知此神灭,
有何利用邪?」答曰:「浮屠害政,桑门蠹俗,风惊雾
起,驰荡不休,吾哀其弊,思拯其溺。……(注五一)

范缜「盛称无佛」不信因果,显然地反对佛教。尤其天监
六年着成的〈神灭论〉,在理论上是两汉魏晋以来所有神灭思
想的综合与进一步发展,结合中国传统的自然哲学与名理论辩
方法(注五二),而且明显的表明「神灭」就是为了「破佛」
,对梁武帝时代的崇佛政策构成严重的冲击。范缜〈神灭论〉
一出,朝野暄哗,梁武帝撰〈大梁皇帝敕答臣下神灭论〉云:

位现致论要当有体,欲谈佛理应设宾主,标其宗旨辩其
短长,来就佛理以屈佛理,则有佛之义既踬,神灭之论
自行。……(注五三)

梁武帝认为要辩论「神灭」、「无佛」等问题,应根据佛
理来***佛理,才能真正击败「有佛之义」。武帝且敕令法云
领头着论,并宣示臣下,主导王侯、朝贵六十四人分别撰论围
剿范缜〈神灭论〉。梁.僧佑〈弘明集〉收有〈法云法师王公
朝贵书〉及六十四

注 五十: 侯外庐等着《中国思想通史》第三卷,第九章〈范
缜神灭论的唯物主义体系与战斗业绩及其影响〉,
北京,人民出版社、1980年,页373─9。
注 五一: 《梁书》卷四十八〈范缜传〉,页665─670。
注 五二: 同注五十。
注 五三: 《弘明集》卷十〈大梁皇帝敕答臣下神灭论〉,页
60中。



页22

人论难〈神灭论〉的著作等详细资料。(注五四)这六十四人
是临川王萧宏(473─526),建安王萧伟(477─534)、长沙
王萧渊业(479─526),尚书令沈约(441─513),光禄大夫
领太子右卫率范岫(540─514)、丹阳尹王莹,中书令王志(
460─513),右仆射袁昂(461─540),卫尉萧禺,吏部尚书
徐勉(466─535),太子中庶陆杲(459─s32),散骑常侍萧
琛(476─512),常侍王彬、王缄,太子中舍陆煦,黄门郎徐
绲,侍中王暕(477─523),侍中柳恽(465─517),常侍柳
橙(─513),太子詹事王茂,太常卿庾咏,豫章王行事萧昂
(483─535),太中大夫庾昙隆,太子洗马萧靡,御史中丞王
僧儒(465─522),黄门侍郎王揖,吏部郎王泰,侍中蔡撙(
467─523),建康令王仲欣,建安王外兵参军沈绩,祠部郎司
马筠,豫章王功曹参军沈绲,建安王功曹王缉,右卫将军韦叡
(440─520),廷尉卿谢绰,司徒祭酒范孝才,常侍王琳,库
部郎何炯,豫章王主簿王筠(481─549),仓部郎孙挹,丹阳
丞萧昧素,中书郎伏恒(462─520),五经博士贺玚,太子中
舍人刘洽,五经博士严植之(457─508),东宫舍人曹思文,
秘书丞谢举,司农卿马元和,公论郎王绩,散骑侍郎陆任、太
子中舍陆倕(470─526),领军司马王僧恕,五经博士明山宾
,通直郎庾黔娄,太子家令殷钧(484─532),秘书郎张缅(
490─531),五经博士陆琏,扬州别驾张翻,太子左率王珍国
(─515),领军将军曹景忠(457─508),光禄勋颜缮,五经
博士沈宏,建康平司马褧(─518),左丞丘仲孚。
光宅法云以一位出家僧侣的身份,在梁武帝授意之下,能
号召诸王、尚书令、中书令、卫尉、吏部尚书、常侍、侍中、
太子詹事、太常卿、黄门侍郎、石卫将军等王公、朝廷大臣、
武将以及地方长官、长吏如丹阳尹、建康令、扬州别驾,建安
王功曹等;还有五经博士、司徒祭酒等学官。由此可见光宅法
云在梁武帝政冶与佛教结合政策的决策与执行过程中,居于首
辅、枢杻的地位。范缜的〈神灭论〉固然集汉魏以来神灭理论
与辩难方法之大成,对佛教造成理论上覆灭性的威胁,但是梁
武帝与光宅法云动员王公、朝官、武将、地方大吏、博士学官
等六十四人着论讨伐的策略运用,也对范缜〈神灭论〉乃至汉
魏以来的神灭思想,造成巨大的震憾与压制的效果。由这场「
神灭论争」规模的庞大,可以看出梁武帝对于政治与佛教结合
政策施行的态度之认真与执着,也可以看出至迟从天监

注 五四: 同上注,页60中─68下。



页23

六年(507)起,僧侣在武帝的政教结合政策决策中的重要性。
这场「神灭论争」更凸显了集合王公、朝贵、学者等「以佛理
卫护佛法」的特性,这是南朝政教之争以义理争议决胜负的传
统再度展现。这场论争,也意味着梁武帝在政冶与佛教关系中
想要获得佛教的领导权,必须透过佛理的解释、应用,甚至是
佛法的体会、实践等途径,方能取得稳固的地位。佛法的体会
、解释、实践与应用,除了梁武帝个人本其才学基础继续努力
之外,更需要大批的僧侣鼎力相助,方能奏效。
光宅法云在天监十一年协助另一位「家僧」僧伽婆罗译「
阿育王经」十卷,为梁武帝政教结合政策确立印度阿育王的典
范性根据。普通六年(525)法云继「家僧」慧超之后为「大僧
正」,正式主管全国佛教教团。光宅法云另一项重大的贡献,
是襄助梁武帝举办「断酒肉」法会,严禁僧尼饮食一切酒肉,
对当代乃至一千四百余年来的中国僧团持素传统,造成广大深
远的影响。此外,还襄助梁武帝的各种讲经法会,以「菩萨戒
」为中心的政教改革等。至于光宅法云精研《妙法莲华经》,
尝讲此经感「天华飞降」以及灯明佛时已讲此经等神异事迹,
尤其撰写的《妙法莲华经义记》对梁武帝「皇帝菩萨」理念的
理论基础有相当重要的贡献,俟他日再辟专文详加探讨。(注
五五)

四、释慧超(?─526)

《续高僧传》卷六〈慧超传〉:

释慧超,姓廉氏,赵郡阳平人。……偏以《无量寿》命
家。吏部谢钥每称之曰:「君子哉若人也。」又善用俳
谐,尤能草隶,兼习朱许,又工占相。齐历告终,梁祚
伊始。超现疾新林,情存拯溺,信次之间声驰日下,寻
有别敕乃授僧正。戒德内修,威仪外洁。凡在缁侣、咸
禀成训。天子给传诏羊车局足健步衣服等供,自声教所
被,五部宪章,咸禀风则。……天监年中,帝请为家僧
。……又罗列童侍,雅胜王侯。剖决众情,一时高望,
在位二十余年。晚以陵谷互迁,世相难恃,因自解免,
闭房养素

注 五五: 梁.法云《妙法莲华经义记》是现存最早的一部《
法华经》批注的经典之作,对南北朝的佛教理论有
重要的贡献。现代学者有多种研究著作,本文仅能
就政教关系有关部份,略作分折。详见《大日本续
藏经》第四十二套。



页24

。(注五六)
南涧寺慧超善于草隶、占相方术,为齐世朝贵所重。梁武
帝于即位前一年,在建康城南新林决战,大败齐兵之际,慧超
的声名即为萧衍所知。天监元年,慧超即被任命为大僧正,其
后他一直担任此职务掌管全国佛教徒,一直到普通六年(525)
自行解职让与光宅法云为止,凡二十四年之久。梁武帝又聘谓
慧超僧正为其「家僧」,使政权与教权进一步结合,慧超也享
有「王侯」一般的礼遇。慧超僧正除了襄助梁武帝统领佛教教
团化导民俗之外,也帮助以「菩萨戒」为中心的政教改革。慧
超僧正又担任审查伪经,摈治异端沙门等工作。《出三藏记集
》卷五:

萨婆若陀眷属庄严经一卷。梁天监九年,郢州陀头道人
妙光,戒岁七腊,矫以胜相,诸尼妪人佥称圣道。彼州
僧正议欲驱摈,遂潜下都住普弘寺,造作此经。又写在
屏风、红纱映覆,香花供养。云集四部,嚫供烟塞,事
源显发,敕付建康辩核疑状云:抄略诸经多有私意妄造
借,书人路琰属辞润色。狱牒:妙光巧诈事应斩刑,路
琰同谋,十岁谪戍。即以其年四月二十一日,敕僧正慧
超,令唤京师能讲大法师、宿德如僧佑、昙准等二十人
,共至建康前,辩妙光事。超即奉旨,与昙准、僧佑、
法宠、慧令、慧集、智藏、僧旻、法云等二十人,于县
辩问。妙光伏罪,事事如牒。众僧详议,依律摈治。天
恩免死,恐于偏地复为惑乱,长系东冶。即收拾此经得
二十余本及屏风,于县烧除。然犹有零散,恐乱后生,
故复略记。萨婆若陀长者,是妙光父名。妙光弟名金刚
德体,弟子名师子。(注五七)
天监九年(510),梁武帝敕僧正慧超召集能讲大法师、宿
德如昙准、僧佑、法宠、慧令、慧集、智藏、僧旻、法云等二
十人,共同审查妙光所著的伪经《萨婆若陀眷属庄严经》。结
果判为异端,并处以终身监禁服劳役的刑罚,伪经烧除,犹恐
再为惑乱,特详

注 五六: 《续高僧传》卷六〈慧超传〉,页468上。
注 五七: 《出三藏记集》卷五,页40中。



页25

加记载以昭告天下。从这件佛教异端的审判与处理的谨慎、严
峻态度,吾人似乎可以得知梁武帝对佛教义理的重视程度。他
敕命慧超僧正召集二十位义学、宿德高僧以佛理批判伪经,更
显示武帝以佛理取胜的作为。而慧超僧正等僧侣,可以说是梁
武帝政教结合政策中,以佛理的解释为主要导向的得力助手。
这些僧侣可以说是武帝「建康教团」的主要成员。
梁武帝聘请的「家僧」除了释法云与释慧超之外,尚有庄
严寺僧旻、正观寺扶南沙门僧伽婆罗、建初寺明彻、宣武寺法
宠、灵根寺僧迁、荆州大僧正僧迁。除了荆州大僧正僧迁(49
5─573)担任「家僧」较晚以外,其它的五位「家僧」都对梁
武帝初年政教结合政策理论的形成,即佛教经典的重编、译注
有直接或间接的贡献,拟在第二章再予详细探讨。至于梁武帝
初年所礼遇的僧侣,其对政教结合政策理论形成的影响,也一
并在下一章说明。
(编辑:康向阳)

 
 
网友评论(本站可以匿名发表评论)

 
山西佛教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www.sxfj.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忻府区佛教协会主办 备案许可证:晋ICP备12006796号-1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兴国寺 电话:0350-3042226 15333408404 13191105158 在线QQ:1771947453 1621884964 投稿邮箱:sxfjwz@163.com
技术支持:汇腾科技 技术QQ:851306016 
忻州网警备案编号:14090002010015